创始人 郭秀玲 | 慢的情怀

“技术派”的羊绒情怀

郭秀玲曾在德国从事过两年纺织技术研发工作,是个名符其实的“技术派”。2004年,她在上海创建了羊绒品牌Sand River。此前,郭秀玲的企业一直为国外知名时装品牌做代工,但积累了技术和研发优势的她并不满足于给国际大牌代工,“中国制造在世界各地越来越被认同,特别是高端制造还拥有一定的美誉度,在这个基础上创造自主品牌是最好的时机。”

在郭秀玲看来,过去国内羊绒产品只注重保暖功能,不够重视设计,缺乏时尚度,以至于羊绒产业的资源型优势并没有完全发挥出来,她觉得十分可惜。“把这个产业的旧历史抹掉,提取它的精华,重新开始”,郭秀玲希望用自己创立的品牌重新定义现代时尚羊绒。

从原材料的选择上就可以看到她精益求精的态度:企业在内蒙古自建牧场,养殖珍贵的纯种山羊,收集12个月小羔羊的“Baby Cashmere”羔羊绒,一只羊一年只能收一次,还用草原上天然花草做成染料;工厂采用德国Stoll高精防机设备,企业还拥有200多项专利技术。有了材料和技术做基础,好的设计才能输出,这就是郭秀玲的“know how”。

同时,她在设计中尝试跨界,糅合不同文化,不将自己禁锢于时装设计的单一领域,郭秀玲眼中的Sand River应该是不同文化、不同灵感碰撞的结晶。“艺术的高度凌驾于时装之上,它是永远没有界限的。”

为此,Sand River与国内外艺术家展开不同形式的合作,团队中包括法国前总统密特朗家族博物馆馆长、现代艺术画家弗朗西斯卡·布兰达-密特朗(Francesca Brenda-Mitterrand),日本国宝级设计大师小筱顺子(Junko Koshino)等6位艺术家。企业在设计部门的组织架构也以艺术家团队为中心,内部设计师与艺术家深度交流、深度理解之后,才进入到技术开发与输出环节。

在这些艺术家笔下,羊绒围巾成为了挥洒其灵感的画布,法国印象派、中国水墨画,都成为题材和故事。羊绒时装更是突破传统,走出了一条时尚羊绒的新路。

为了能够在羊绒织物上实现艺术家的想法,郭秀玲不惜成本,带领团队研发各种从未有人尝试过的针织技术。比如,具有镂空设计感的羊绒连衣裙,绣着蟠龙的羊绒披风,滚着皮边的羊绒披肩,掺入蕾丝元素的羊绒外套,看似轻松随意,其实都是前人从未尝试过的设计,也都是以前在羊绒针织技术上难以实现的“混搭”,最终都被Sand River实现。

设计大师小筱顺子说:“Sand River 能把我的设计理念,落地为实实在在的服装制品——这种技术上的实现是我过去苦苦追寻而不得的。甚至我曾经与意大利的一家羊绒公司合作,他们也无法在技术上完全实现我的设计理念。而 Sand River 能够做到!我们的结合是如此的自然而然,是一种上天注定的缘分。”

从“内蒙古根”到“国际范儿”

在外打拼多年的郭秀玲一直将生养自己的内蒙古视为原点,对话中时常流露出她对这片土地的深深眷恋。从想要逃离故土,到游历世界,来到上海,繁华看尽的她反而深深理解了内蒙古的根与魂。“这种感觉真的很微妙,那里的许多精神,人们朴素的情感都能感动我。这是一种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神秘而又接近于原始状态的底蕴,让在走过了这么多地方之后,吸引我回归。”

只专注于羊绒这种原材料,是因为郭秀玲比任何人都深知故乡的可贵之处:这是全世界最顶级羊绒的原产地。过去粗放型纺织生产并未好好开发利用当地的丰富资源。在内蒙的美丽与雄浑之上,郭秀玲尝试开发品牌更丰富的文化含义。Sand River诞生地在上海,而首席设计师又是日本的小筱顺子,这使得Sand River既有海派文化的精致灵秀,又融合了日本文化的禅意雅趣。“内蒙文化和上海时尚元素的嫁接,和国际艺术文化领域的嫁接,是我想塑造这个高端品牌的核心价值。”

那么,在打造“国际范儿”的过程中,如何把准自身定位而不至于随波逐流呢?用什么标准甄选“情投意合”的国际设计师?郭秀玲的标准是“价值的认同”——艺术家需要认同羊绒的材质,羊绒富有张力,对颜料的吸收和反射也不同于普通织物材料,这需要艺术家在设计过程中准确把握。“小筱顺子对于羊绒的喜爱就是超越任何材质的,因而她会在艺术创作的过程中将羊绒的精髓提炼出来,自己的灵魂融入进去。”此外,艺术家的情怀要与品牌的精神追求一致,“弗朗西斯卡的作品就是毫无拘束、没有限定的,这种灵魂完全自由的精神与内蒙古的精神完全契合。”

北卡罗来纳大学肯南弗拉格勒商学院教授扬-本尼迪克特•斯廷坎普(Jan-Benedict E.M. Steenkamp)也对此赞赏有加:“依据一种情感诉求而不是理性判断来购买的品牌才能被称为顶级品牌,是拥有独到眼光的人才可以购买的,这方面,Sand River显然已经走出了一大步。”

正是因为带有鲜明的文化印记,郭秀玲非常清楚品牌能够吸引到的人群:认同和喜爱内蒙古文化、欣赏中国元素和现代艺术、具有精神需求的人。我们在官网上sandriver.cn可以看到,在先进研发的支持下,Sand River还为一些有着独特艺术品位与要求的顾客个性定制产品。

“慢”是一种态度

对于坚持用“慢”的方式来做时尚羊绒,郭秀玲自言经过了五年的探索。在2007年到2012年这5年间,Sand River没有做任何推广和宣传,而是在做测试和探索。从品牌定位到产品设计,再到原材料的选用——她都发现,“快”不适合自己。

“我们一开始也是延续了国内很多羊绒制品的模式,走快消的路子,但是后来发现不对。羊绒是高品质原材料,走快消低价的道路无法匹配的,低价策略也会降低羊绒应有的质量,并令消费者忘记它的稀缺性。”

在Sand River的羊绒原料产地内蒙古阿拉善,每年的羔羊数量受到天气影响很大。草场、气候等自然环境的限制着羔羊绒的扩产,羊羔的出生数量和存活率也较难把控。这注定了羊绒是一种珍贵而稀缺的自然资源。

在郭秀玲看来,国内许多羊绒厂商的低价策略无疑是一种相当短视的做法。她将Sand River定位为“高科技含量的艺术化羊绒产品”,她决定要找回羊绒的本真和珍贵,做“羊绒的布道者”。

品牌创立十几年来,Sand River在国内仅开设了9家品牌直营店,每一家都是精品。2012年初,公司就做出决定进军欧洲市场,这一次郭秀玲仍选择了低调——虽然对欧洲非常了解,她仍决定用两年时间测试德国市场。通过在德国43家古堡中举办的派对、沙龙等活动,Sand River接触到了许多高端甚至贵族用户,为产品在欧洲的正式推广打下了不错的基础。令她更为欣喜的是,欧洲市场的反应非常好,顾客更为认同产品的文化附加值。

“欧洲对品质的要求极高,我希望自己的产品、文化定位和品牌形象都能受到认可,不要因为追求快而带来负面的效果。”

平衡是一种艺术,如果非要选择,郭秀玲总是选择“慢”。恰恰是因为有了慢的心态,郭秀玲发现,顾客对品牌的接受和认可要比她想象的快得多。“好的产品需要等待、需要时间,而我在其中又得到了快的回馈,这真的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

创始人 郭秀玲 | 慢的情怀

“技术派”的羊绒情怀

郭秀玲曾在德国从事过两年纺织技术研发工作,是个名符其实的“技术派”。2004年,她在上海创建了羊绒品牌Sand River。此前,郭秀玲的企业一直为国外知名时装品牌做代工,但积累了技术和研发优势的她并不满足于给国际大牌代工,“中国制造在世界各地越来越被认同,特别是高端制造还拥有一定的美誉度,在这个基础上创造自主品牌是最好的时机。”

在郭秀玲看来,过去国内羊绒产品只注重保暖功能,不够重视设计,缺乏时尚度,以至于羊绒产业的资源型优势并没有完全发挥出来,她觉得十分可惜。“把这个产业的旧历史抹掉,提取它的精华,重新开始”,郭秀玲希望用自己创立的品牌重新定义现代时尚羊绒。

从原材料的选择上就可以看到她精益求精的态度:企业在内蒙古自建牧场,养殖珍贵的纯种山羊,收集12个月小羔羊的“Baby Cashmere”羔羊绒,一只羊一年只能收一次,还用草原上天然花草做成染料;工厂采用德国Stoll高精防机设备,企业还拥有200多项专利技术。有了材料和技术做基础,好的设计才能输出,这就是郭秀玲的“know how”。

同时,她在设计中尝试跨界,糅合不同文化,不将自己禁锢于时装设计的单一领域,郭秀玲眼中的Sand River应该是不同文化、不同灵感碰撞的结晶。“艺术的高度凌驾于时装之上,它是永远没有界限的。”

为此,Sand River与国内外艺术家展开不同形式的合作,团队中包括法国前总统密特朗家族博物馆馆长、现代艺术画家弗朗西斯卡·布兰达-密特朗(Francesca Brenda-Mitterrand),日本国宝级设计大师小筱顺子(Junko Koshino)等6位艺术家。企业在设计部门的组织架构也以艺术家团队为中心,内部设计师与艺术家深度交流、深度理解之后,才进入到技术开发与输出环节。

在这些艺术家笔下,羊绒围巾成为了挥洒其灵感的画布,法国印象派、中国水墨画,都成为题材和故事。羊绒时装更是突破传统,走出了一条时尚羊绒的新路。

为了能够在羊绒织物上实现艺术家的想法,郭秀玲不惜成本,带领团队研发各种从未有人尝试过的针织技术。比如,具有镂空设计感的羊绒连衣裙,绣着蟠龙的羊绒披风,滚着皮边的羊绒披肩,掺入蕾丝元素的羊绒外套,看似轻松随意,其实都是前人从未尝试过的设计,也都是以前在羊绒针织技术上难以实现的“混搭”,最终都被Sand River实现。

设计大师小筱顺子说:“Sand River 能把我的设计理念,落地为实实在在的服装制品——这种技术上的实现是我过去苦苦追寻而不得的。甚至我曾经与意大利的一家羊绒公司合作,他们也无法在技术上完全实现我的设计理念。而 Sand River 能够做到!我们的结合是如此的自然而然,是一种上天注定的缘分。”

从“内蒙古根”到“国际范儿”

在外打拼多年的郭秀玲一直将生养自己的内蒙古视为原点,对话中时常流露出她对这片土地的深深眷恋。从想要逃离故土,到游历世界,来到上海,繁华看尽的她反而深深理解了内蒙古的根与魂。“这种感觉真的很微妙,那里的许多精神,人们朴素的情感都能感动我。这是一种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神秘而又接近于原始状态的底蕴,让在走过了这么多地方之后,吸引我回归。”

只专注于羊绒这种原材料,是因为郭秀玲比任何人都深知故乡的可贵之处:这是全世界最顶级羊绒的原产地。过去粗放型纺织生产并未好好开发利用当地的丰富资源。在内蒙的美丽与雄浑之上,郭秀玲尝试开发品牌更丰富的文化含义。Sand River诞生地在上海,而首席设计师又是日本的小筱顺子,这使得Sand River既有海派文化的精致灵秀,又融合了日本文化的禅意雅趣。“内蒙文化和上海时尚元素的嫁接,和国际艺术文化领域的嫁接,是我想塑造这个高端品牌的核心价值。”

那么,在打造“国际范儿”的过程中,如何把准自身定位而不至于随波逐流呢?用什么标准甄选“情投意合”的国际设计师?郭秀玲的标准是“价值的认同”——艺术家需要认同羊绒的材质,羊绒富有张力,对颜料的吸收和反射也不同于普通织物材料,这需要艺术家在设计过程中准确把握。“小筱顺子对于羊绒的喜爱就是超越任何材质的,因而她会在艺术创作的过程中将羊绒的精髓提炼出来,自己的灵魂融入进去。”此外,艺术家的情怀要与品牌的精神追求一致,“弗朗西斯卡的作品就是毫无拘束、没有限定的,这种灵魂完全自由的精神与内蒙古的精神完全契合。”

北卡罗来纳大学肯南弗拉格勒商学院教授扬-本尼迪克特•斯廷坎普(Jan-Benedict E.M. Steenkamp)也对此赞赏有加:“依据一种情感诉求而不是理性判断来购买的品牌才能被称为顶级品牌,是拥有独到眼光的人才可以购买的,这方面,Sand River显然已经走出了一大步。”

正是因为带有鲜明的文化印记,郭秀玲非常清楚品牌能够吸引到的人群:认同和喜爱内蒙古文化、欣赏中国元素和现代艺术、具有精神需求的人。我们在官网上sandriver.cn可以看到,在先进研发的支持下,Sand River还为一些有着独特艺术品位与要求的顾客个性定制产品。

“慢”是一种态度

对于坚持用“慢”的方式来做时尚羊绒,郭秀玲自言经过了五年的探索。在2007年到2012年这5年间,Sand River没有做任何推广和宣传,而是在做测试和探索。从品牌定位到产品设计,再到原材料的选用——她都发现,“快”不适合自己。

“我们一开始也是延续了国内很多羊绒制品的模式,走快消的路子,但是后来发现不对。羊绒是高品质原材料,走快消低价的道路无法匹配的,低价策略也会降低羊绒应有的质量,并令消费者忘记它的稀缺性。”

在Sand River的羊绒原料产地内蒙古阿拉善,每年的羔羊数量受到天气影响很大。草场、气候等自然环境的限制着羔羊绒的扩产,羊羔的出生数量和存活率也较难把控。这注定了羊绒是一种珍贵而稀缺的自然资源。

在郭秀玲看来,国内许多羊绒厂商的低价策略无疑是一种相当短视的做法。她将Sand River定位为“高科技含量的艺术化羊绒产品”,她决定要找回羊绒的本真和珍贵,做“羊绒的布道者”。

品牌创立十几年来,Sand River在国内仅开设了9家品牌直营店,每一家都是精品。2012年初,公司就做出决定进军欧洲市场,这一次郭秀玲仍选择了低调——虽然对欧洲非常了解,她仍决定用两年时间测试德国市场。通过在德国43家古堡中举办的派对、沙龙等活动,Sand River接触到了许多高端甚至贵族用户,为产品在欧洲的正式推广打下了不错的基础。令她更为欣喜的是,欧洲市场的反应非常好,顾客更为认同产品的文化附加值。

“欧洲对品质的要求极高,我希望自己的产品、文化定位和品牌形象都能受到认可,不要因为追求快而带来负面的效果。”

平衡是一种艺术,如果非要选择,郭秀玲总是选择“慢”。恰恰是因为有了慢的心态,郭秀玲发现,顾客对品牌的接受和认可要比她想象的快得多。“好的产品需要等待、需要时间,而我在其中又得到了快的回馈,这真的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

继续购物
您的订单

您的购物车没有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