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 SAND RIVER 位于上海金山的工厂,你的心会安静了下来。因为这个工厂里几乎没有任何的噪音,阳光透过明亮的窗户,洒在机器与工人的脸上,空气中含着沉静的味道。无论是负责监控纺织设备的技术工人,还是对成品进行检查的检验师,每个人都专注于自己手上的工艺流程,像对待艺术品一样认真对待着手中的产品。

自动化生产
 
工厂车间整齐地摆放着近百台德国Stoll品牌高精纺织设备。Stoll代表了全球最顶尖的机械纺织水平。设备本身非常低碳环保,一台机器的能耗相当于一盏灯。而且,设备运作时几乎没有噪音,这对于工作人员的健康非常重要。

不过,由于高度自动化,车间需要的人员并不多。通常1个人就可以负责10台机器,主要是监控机器的运转,一旦发现哪个环节出现问题,他们会随时叫停,返工重新生产。这是 SAND RIVER 的创始人郭秀玲反复强调的精益生产理念——最短的返回流程,不要让瑕疵走到下一个工序。

SAND RIVER兼容艺术、生活美学的织物正是在这些自动化设备上完成了主要的纺织工序。不过,核心是机器的编程设计。如何让设计变成机器识别的编程语言,并实现设计师的想法,需要强大的研发和投入。坐拥技术研发中心的 SAND RIVER ,始终保持着最优秀的手缝匠人和最先进的自动化设备的无缝衔接,这也是SAND RIVER一直引以为豪的地方。

高度自动化的纺织设备,核心是编程设计,是高水准的变成,让设计师的美丽设计成为可能
 
严格的QC
 
精工细作体现在SAND RIVER的每一个工艺环节中,也包括QC(Quality Control,质量管控)。这也是创始人郭秀玲始终挂在嘴边的词,在德国学习和生活过的她深知精益制造的重要性,她也一直强调这个理念——“没有瑕疵就是没有浪费,就是在做一件环保的事。”

“因为从源头产生的问题,会影响到后面的工序。一根线头可能会影响到整个布匹的浪费。任何一道工序出现问题,必须在该工序停止,进行及时的返工,而不是让问题进入到下一个工序。这样,我们可以确保最后的成品100%的合格率。”

郭秀玲说道,“很多品牌都有不合格的产品,这些产品最终怎么办?用了这么多资源:原材料、人工、染色,最后制造的却是一件废品,这件废品里还有着那么珍贵的羊绒。

1件衣服就是5只小羊羔一年所给予的。我们不能这样去浪费。所以必须从源头上进行把控。虽然为此付出的代价很大,但我认为是值得的。”郭秀玲说。

在这样的理念浸润下,SAND RIVER工厂里的每一位员工都是QC(质量控制小组)。如果你向他强调这件事情的重要性,他反而会迷茫地看着你,表情似乎在说,“不是就应该这样吗?”



【图说】每一件成品都会通过光照仪器进行检查,即使是小小的瑕疵,也会通过手工进行修复,确保每一件羊绒织物的零瑕疵。
 
纱线管控细致到每一米
 
羊绒纱线零废弃是SAND RIVER工厂一直遵循的原则,流水线上的余料、不再流行的库存衣物等一一被回收起来,即使是被剪下来的一米线头,也不能丢弃。一米长的羊绒纱线,就是一头小羊羔一年产出原绒的1/20,最好的原料,值得被最好的对待。生产线上每个工序的工人对这个原则了然于心,每个人都会默默地将这些原本可能会被丢弃的余料收集起来。

郭秀玲非常自豪:“我们的工厂几乎做到零浪费机制。”而在传统的成衣制造剪裁过程中,通常会浪费掉15%~20%的面料或纤维。
 
手艺师傅的修复绝技
 
坐在角落里的手艺师傅正在修补一件紫色的羊绒上衣,郭秀玲一眼就看出,这是三四年前的一个款式。这是SAND RIVER为自己的客户提供的一项服务。

很多消费者碰到自己的羊绒衣物脱线或者豁口时总是无可奈何,只好将心爱之物压箱底。对于高贵的羊绒衣物来说,这是一种浪费。为了减少这样的浪费,SAND RIVER会为客人提供羊绒衣物修补服务,让一件珍贵的羊绒衣物得到更好的看护,也让它的生命更久远。

紫色羊绒开衫上的一个小洞,在手艺师傅娴熟地钩针的几个来里就不见了,完全看不出修补过的痕迹,这衣服就跟从来没有坏过一样。

她手边放着一个袋子,袋子里正是从流水线上收集下来的纱线余料,每拿起一件衣服,琢磨一下缺口,如何修复了然于心后,她就会从袋中翻找出合适长度、颜色匹配的纱线预料,然后你就可以看到细细的钩针在羊毛衫的经纬线上快速穿梭。

有趣的是,这位手艺师傅其实并不是SAND RIVER现在的员工。以前在SAND RIVER工作过的她因为家庭原因选择另一份工作,但是家住金山的她舍不得落下手上的这门手艺,也喜欢SAND RIVER家一般的氛围。因此闲下来的时候,时不时地会回工厂帮忙修补这块服务。在如今到处都是机器生产的时代,这种手艺显得尤为珍贵。
 
工厂里的变身游戏:从余料到爱心玩偶

纱线余料,除了用来修补同色的羊绒织物,钩成手套、帽子等,它们在SAND RIVER工厂里还有另外一番奇妙的机遇。在手艺师傅的奇思妙想和灵气双手下,这些余料仿佛被施了魔法一般,变声为一个个可爱的羊绒玩偶。就连生产过程中产生间隔线也被用来当玩偶的填充物,发挥余热。

一家温暖的工厂
 
正是这份细致和每一位员工的认同和参与,让SAND RIVER工厂的零废弃原则落到实处。不过,工厂并没有因为制度的严谨而变得刻板和严肃,相反,处处透出温馨和善意。

在工厂的另一个区域,几个缝盘师正在用精密仪器将一件衣服的不同布匹缝制在一起,她们需要将仪器上的每一个针眼穿插到每一个线圈上去。这是非常难的一项技术,而她们操作的是行业里最精密的仪器——一英寸范围内有22根针,这需要左右手高度配合,是技术也是美学。而有意思的是,这些缝盘师的脸上并没有凝重的神情,她们穿着时尚,偶尔交谈的时候,手上的动作却不曾停顿半分,娴熟至极。


能操作一英寸范围内22根针的复杂机器的缝盘师
 
工作之余,员工之间的互动交流也很多。午餐时候,一些擅长厨艺的员工会拿出自己做的糕点、零食和同事一起分享。每周五,SAND RIVER还会为员工举办BBQ,为大家创造更多的沟通、交流的机会。
走进 SAND RIVER 位于上海金山的工厂,你的心会安静了下来。因为这个工厂里几乎没有任何的噪音,阳光透过明亮的窗户,洒在机器与工人的脸上,空气中含着沉静的味道。无论是负责监控纺织设备的技术工人,还是对成品进行检查的检验师,每个人都专注于自己手上的工艺流程,像对待艺术品一样认真对待着手中的产品。

自动化生产
 
工厂车间整齐地摆放着近百台德国Stoll品牌高精纺织设备。Stoll代表了全球最顶尖的机械纺织水平。设备本身非常低碳环保,一台机器的能耗相当于一盏灯。而且,设备运作时几乎没有噪音,这对于工作人员的健康非常重要。

不过,由于高度自动化,车间需要的人员并不多。通常1个人就可以负责10台机器,主要是监控机器的运转,一旦发现哪个环节出现问题,他们会随时叫停,返工重新生产。这是 SAND RIVER 的创始人郭秀玲反复强调的精益生产理念——最短的返回流程,不要让瑕疵走到下一个工序。

SAND RIVER兼容艺术、生活美学的织物正是在这些自动化设备上完成了主要的纺织工序。不过,核心是机器的编程设计。如何让设计变成机器识别的编程语言,并实现设计师的想法,需要强大的研发和投入。坐拥技术研发中心的 SAND RIVER ,始终保持着最优秀的手缝匠人和最先进的自动化设备的无缝衔接,这也是SAND RIVER一直引以为豪的地方。

高度自动化的纺织设备,核心是编程设计,是高水准的变成,让设计师的美丽设计成为可能
 
严格的QC
 
精工细作体现在SAND RIVER的每一个工艺环节中,也包括QC(Quality Control,质量管控)。这也是创始人郭秀玲始终挂在嘴边的词,在德国学习和生活过的她深知精益制造的重要性,她也一直强调这个理念——“没有瑕疵就是没有浪费,就是在做一件环保的事。”

“因为从源头产生的问题,会影响到后面的工序。一根线头可能会影响到整个布匹的浪费。任何一道工序出现问题,必须在该工序停止,进行及时的返工,而不是让问题进入到下一个工序。这样,我们可以确保最后的成品100%的合格率。”

郭秀玲说道,“很多品牌都有不合格的产品,这些产品最终怎么办?用了这么多资源:原材料、人工、染色,最后制造的却是一件废品,这件废品里还有着那么珍贵的羊绒。

1件衣服就是5只小羊羔一年所给予的。我们不能这样去浪费。所以必须从源头上进行把控。虽然为此付出的代价很大,但我认为是值得的。”郭秀玲说。

在这样的理念浸润下,SAND RIVER工厂里的每一位员工都是QC(质量控制小组)。如果你向他强调这件事情的重要性,他反而会迷茫地看着你,表情似乎在说,“不是就应该这样吗?”



【图说】每一件成品都会通过光照仪器进行检查,即使是小小的瑕疵,也会通过手工进行修复,确保每一件羊绒织物的零瑕疵。
 
纱线管控细致到每一米
 
羊绒纱线零废弃是SAND RIVER工厂一直遵循的原则,流水线上的余料、不再流行的库存衣物等一一被回收起来,即使是被剪下来的一米线头,也不能丢弃。一米长的羊绒纱线,就是一头小羊羔一年产出原绒的1/20,最好的原料,值得被最好的对待。生产线上每个工序的工人对这个原则了然于心,每个人都会默默地将这些原本可能会被丢弃的余料收集起来。

郭秀玲非常自豪:“我们的工厂几乎做到零浪费机制。”而在传统的成衣制造剪裁过程中,通常会浪费掉15%~20%的面料或纤维。
 
手艺师傅的修复绝技
 
坐在角落里的手艺师傅正在修补一件紫色的羊绒上衣,郭秀玲一眼就看出,这是三四年前的一个款式。这是SAND RIVER为自己的客户提供的一项服务。

很多消费者碰到自己的羊绒衣物脱线或者豁口时总是无可奈何,只好将心爱之物压箱底。对于高贵的羊绒衣物来说,这是一种浪费。为了减少这样的浪费,SAND RIVER会为客人提供羊绒衣物修补服务,让一件珍贵的羊绒衣物得到更好的看护,也让它的生命更久远。

紫色羊绒开衫上的一个小洞,在手艺师傅娴熟地钩针的几个来里就不见了,完全看不出修补过的痕迹,这衣服就跟从来没有坏过一样。

她手边放着一个袋子,袋子里正是从流水线上收集下来的纱线余料,每拿起一件衣服,琢磨一下缺口,如何修复了然于心后,她就会从袋中翻找出合适长度、颜色匹配的纱线预料,然后你就可以看到细细的钩针在羊毛衫的经纬线上快速穿梭。

有趣的是,这位手艺师傅其实并不是SAND RIVER现在的员工。以前在SAND RIVER工作过的她因为家庭原因选择另一份工作,但是家住金山的她舍不得落下手上的这门手艺,也喜欢SAND RIVER家一般的氛围。因此闲下来的时候,时不时地会回工厂帮忙修补这块服务。在如今到处都是机器生产的时代,这种手艺显得尤为珍贵。
 
工厂里的变身游戏:从余料到爱心玩偶

纱线余料,除了用来修补同色的羊绒织物,钩成手套、帽子等,它们在SAND RIVER工厂里还有另外一番奇妙的机遇。在手艺师傅的奇思妙想和灵气双手下,这些余料仿佛被施了魔法一般,变声为一个个可爱的羊绒玩偶。就连生产过程中产生间隔线也被用来当玩偶的填充物,发挥余热。

一家温暖的工厂
 
正是这份细致和每一位员工的认同和参与,让SAND RIVER工厂的零废弃原则落到实处。不过,工厂并没有因为制度的严谨而变得刻板和严肃,相反,处处透出温馨和善意。

在工厂的另一个区域,几个缝盘师正在用精密仪器将一件衣服的不同布匹缝制在一起,她们需要将仪器上的每一个针眼穿插到每一个线圈上去。这是非常难的一项技术,而她们操作的是行业里最精密的仪器——一英寸范围内有22根针,这需要左右手高度配合,是技术也是美学。而有意思的是,这些缝盘师的脸上并没有凝重的神情,她们穿着时尚,偶尔交谈的时候,手上的动作却不曾停顿半分,娴熟至极。


能操作一英寸范围内22根针的复杂机器的缝盘师
 
工作之余,员工之间的互动交流也很多。午餐时候,一些擅长厨艺的员工会拿出自己做的糕点、零食和同事一起分享。每周五,SAND RIVER还会为员工举办BBQ,为大家创造更多的沟通、交流的机会。
继续购物
您的订单

您的购物车没有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