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秀玲常说,除了内蒙,上海是她的另一个家,如果说内蒙是她梦开始的地方,上海,就是她圆梦的舞台......

契机

我的上海,是内蒙古思乡的梦,洒下的倒影。

2002年初夏,在德工作2年后回国,面临无数城市的选择时,我说,上海!

不是因为这个名字如何的响亮,而是之前少数几次上海之行,是那么的动感与磁石般的吸力,好像一种声音告诉我:来吧,这是一个让你梦想实现的地方!

总清晰地记得,1997年的时候,我站在浦东滨江,微风吹佛,那种潮乎乎的感觉是我喜欢的:有种甩不走的忧愁,亦或内心巨大的冲击。不知道是从那里来的,巨大地撞击着我的内心。似乎中国没有任何一个城市于我如此的感觉:是一种家的感觉。之前出差在每一个城市都会说过几天就回到内蒙古的家了。

而上海,唯独没有。而是在江边的海风中,由衷地发出感慨:如果我可以生活在这里,多好!

我常说,那是我随口而说的梦,但,今天实现了。

便是因缘,便是命中注定的缘分,与这座城市。当我从德国回来可以选择时,我没有任何的犹豫,上海!

上海是那种可以托付梦想的地方。不管这个梦想渺小或者宏伟。

就这样在2002年的初夏,我来到了没有任何熟人朋友的上海---带着融合了内蒙古和德国工业思维的头脑。那是一种很特别的感觉。似乎是一种撕裂或者带着各种的复杂情怀,似乎也没有战战兢兢,而是更多的如同打了鸡血一般的兴奋。也许是德国呆的太久的缘故,哪怕是任何一个东方的面孔都让我如此的亲切,亦或是这种折衷的选择可以更多地平衡家庭与事业。总之我觉得这是一个让我安放梦想的地方,亦或港湾,更是一个灵魂的归属。

第二故乡

上海,就这样成为了我的第二故乡。想想,也过去13年了。

也就在这13年,我成就了自己,也成就了梦想。是的,我度过了中国最辉煌的10年,经济高速发展,一切的技术与思想发挥得淋漓尽致,所有知识的积淀成为驱动力,最大程度地释放能量。在德期间的所有技术与KNOW HOW,在这期间充分发挥,那是一种异常大的快感,人生可以赶得上这样得时代,是何等之幸,也只有上海,才有这样的胸怀和土壤,让所有人的才华和能力转变为社会的驱动力。这,就是上海的魅力。

草原的女儿

也就在此期间,渐次地,我心底的那首草原悠扬的歌,渐次地想起:在那遥远的地方。

是的,我依然是那个草原的女儿。

在城市中的现代,忽然回归到内心深处很柔软的那个家园,那个随处歌声与笑语的内蒙古,喉咙痒痒时,还会哼唱,但低吟处再难寻找到草原广袤的感觉。在陆家嘴的高楼间,难寻那种意境。

是的,我在上海,依然是草原的那个女儿,容颜已旧,却渐次升起更多的情愫,那便是淡淡的,乡愁。

家的味道

我会翻出箱底10多年来一直陪伴我的羊绒毛衣,在冬天极度寒冷的晚上亲近我的肌肤。依然那种柔软的,那是触及心底的感知,从记忆中伴随而来的味道。是毛羽的味道,那种特殊的,只有羊绒才有的味道。忽然发现,经年来,我从来没有舍弃过羊绒产品,不管衣物已如何的陈旧,但羊绒依然如新,蓬松的温暖的感觉不会因年份的久远而淡化。这是何等的相似的感觉。也许就是我行走他乡多少年,依然也无法泯灭心底执着的内蒙古的情怀,如同伴随我10多年的家乡的味道。

那种感觉,真好!

在上海冬日的卧室里,轻拥来自家乡牧场的羊绒披毯,梦会回来,思想会归来,我便依然是那个,不经世事的小姑娘,无忧地奔跑在草原自由的牧场。

这是人生何等的惬意之事。

梦想的载体

是的,羊绒的品牌,就在这样的怀抱中诞生。

我懂羊绒,如同懂得牧场阿妈的情怀。

我融入上海,如同黄浦江的浪花,总能寻到入海的浪潮。

我在德国工作,STOLL先生温暖的笑容依然历历在目,那是让我智慧与严谨的人生。

所以,为什么,不可以把这些人生的阅历,糅合在SAND RIVER品牌的梦想中,让她腾飞呢?

我知道,我的BABY诞生了。

那是承载着我的梦想,带着草原的味道而来的精灵。上海会赋予她智慧与包容,还会给她跳舞的平台。

而我,就是那个永远奔跑的草原小姑娘,带着蒙古族的气息,不变的秉性,甚至有点木讷和不谙世事的执着,行走在上海与欧洲之间,实现我的梦想。

我知道,上海的冬日深夜中,我不再寒冷!

郭秀玲常说,除了内蒙,上海是她的另一个家,如果说内蒙是她梦开始的地方,上海,就是她圆梦的舞台......

契机

我的上海,是内蒙古思乡的梦,洒下的倒影。

2002年初夏,在德工作2年后回国,面临无数城市的选择时,我说,上海!

不是因为这个名字如何的响亮,而是之前少数几次上海之行,是那么的动感与磁石般的吸力,好像一种声音告诉我:来吧,这是一个让你梦想实现的地方!

总清晰地记得,1997年的时候,我站在浦东滨江,微风吹佛,那种潮乎乎的感觉是我喜欢的:有种甩不走的忧愁,亦或内心巨大的冲击。不知道是从那里来的,巨大地撞击着我的内心。似乎中国没有任何一个城市于我如此的感觉:是一种家的感觉。之前出差在每一个城市都会说过几天就回到内蒙古的家了。

而上海,唯独没有。而是在江边的海风中,由衷地发出感慨:如果我可以生活在这里,多好!

我常说,那是我随口而说的梦,但,今天实现了。

便是因缘,便是命中注定的缘分,与这座城市。当我从德国回来可以选择时,我没有任何的犹豫,上海!

上海是那种可以托付梦想的地方。不管这个梦想渺小或者宏伟。

就这样在2002年的初夏,我来到了没有任何熟人朋友的上海---带着融合了内蒙古和德国工业思维的头脑。那是一种很特别的感觉。似乎是一种撕裂或者带着各种的复杂情怀,似乎也没有战战兢兢,而是更多的如同打了鸡血一般的兴奋。也许是德国呆的太久的缘故,哪怕是任何一个东方的面孔都让我如此的亲切,亦或是这种折衷的选择可以更多地平衡家庭与事业。总之我觉得这是一个让我安放梦想的地方,亦或港湾,更是一个灵魂的归属。

第二故乡

上海,就这样成为了我的第二故乡。想想,也过去13年了。

也就在这13年,我成就了自己,也成就了梦想。是的,我度过了中国最辉煌的10年,经济高速发展,一切的技术与思想发挥得淋漓尽致,所有知识的积淀成为驱动力,最大程度地释放能量。在德期间的所有技术与KNOW HOW,在这期间充分发挥,那是一种异常大的快感,人生可以赶得上这样得时代,是何等之幸,也只有上海,才有这样的胸怀和土壤,让所有人的才华和能力转变为社会的驱动力。这,就是上海的魅力。

草原的女儿

也就在此期间,渐次地,我心底的那首草原悠扬的歌,渐次地想起:在那遥远的地方。

是的,我依然是那个草原的女儿。

在城市中的现代,忽然回归到内心深处很柔软的那个家园,那个随处歌声与笑语的内蒙古,喉咙痒痒时,还会哼唱,但低吟处再难寻找到草原广袤的感觉。在陆家嘴的高楼间,难寻那种意境。

是的,我在上海,依然是草原的那个女儿,容颜已旧,却渐次升起更多的情愫,那便是淡淡的,乡愁。

家的味道

我会翻出箱底10多年来一直陪伴我的羊绒毛衣,在冬天极度寒冷的晚上亲近我的肌肤。依然那种柔软的,那是触及心底的感知,从记忆中伴随而来的味道。是毛羽的味道,那种特殊的,只有羊绒才有的味道。忽然发现,经年来,我从来没有舍弃过羊绒产品,不管衣物已如何的陈旧,但羊绒依然如新,蓬松的温暖的感觉不会因年份的久远而淡化。这是何等的相似的感觉。也许就是我行走他乡多少年,依然也无法泯灭心底执着的内蒙古的情怀,如同伴随我10多年的家乡的味道。

那种感觉,真好!

在上海冬日的卧室里,轻拥来自家乡牧场的羊绒披毯,梦会回来,思想会归来,我便依然是那个,不经世事的小姑娘,无忧地奔跑在草原自由的牧场。

这是人生何等的惬意之事。

梦想的载体

是的,羊绒的品牌,就在这样的怀抱中诞生。

我懂羊绒,如同懂得牧场阿妈的情怀。

我融入上海,如同黄浦江的浪花,总能寻到入海的浪潮。

我在德国工作,STOLL先生温暖的笑容依然历历在目,那是让我智慧与严谨的人生。

所以,为什么,不可以把这些人生的阅历,糅合在SAND RIVER品牌的梦想中,让她腾飞呢?

我知道,我的BABY诞生了。

那是承载着我的梦想,带着草原的味道而来的精灵。上海会赋予她智慧与包容,还会给她跳舞的平台。

而我,就是那个永远奔跑的草原小姑娘,带着蒙古族的气息,不变的秉性,甚至有点木讷和不谙世事的执着,行走在上海与欧洲之间,实现我的梦想。

我知道,上海的冬日深夜中,我不再寒冷!

继续购物
您的订单

您的购物车没有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