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时间无言,生命流淌。站在时光的这端,回望曾经,两个时间的光点,因为一条披肩在这一刻邂逅、相融,再彼此激荡,这就是记忆的美好,传承的力量。

有些事情,早已在那里发生,缺席的,只是你双眸的注视,正如春日的百花,你看或不看,它自会盛开,而当你注目,你会感动于它的丰盛。

内蒙古的传统里,羊绒的传承和再利用是无需特意言说的事,如吃饭喝水般自然,已经织入草原生活的日常。从如家人般的山羊身上仔细梳下的羊绒,稀少而珍贵,珍重以待,是牧民的朴素习惯。

一件羊绒衫,可以从阿嫲传给女儿,再传给外孙女,一代、一代传下去;

在流转中,时光和生活也许会对它造成一些磨损,那也没有关系,灵巧的双手会用新的纱线补缀上一朵草原之花;

如果实在磨损到不能够再穿或者希望尝试新的款式,那就将它拆成一团团纱线,重新织成衣服或者其他羊绒制品;

如果连回收成纱线都无法做到,那就重新打碎,变成原材料,回归到刚从山羊身上梳下来的状态,重新纺成纱线,等待某双巧手将它织成围巾、衣衫……

 

“它是不会被抛弃的材料。”郭秀玲说道,她称自己是一名羊绒布道者。布道二字,已经写下她的信仰、虔诚与动力。她缔造的艺术羊绒品牌 SAND RIVER 是中国唯一进入巴黎时装周的中国品牌,但那只是 SAND RIVER 品牌故事的冰山一角。

 

 

“到今天,在上海,我婆婆依然在做全家人羊绒回收的事情。我和我老公小时候穿的、款式有点过时或者颜色不是很喜欢羊绒织物,她都会全部回收成纱线。她会给我女儿织帽子、手套,可能过两年我女儿不喜欢了,她又会把这个帽子拆了,又做了手套,她给每个人去送这样的东西。她给在美国的孙女寄一件厚厚的马甲背心,是用我们三个人的材料加在一起编织出来的,不同颜色在一起,是一个非常漂亮的设计。我在国外读书的女儿,回到家穿的第一件衣服就是奶奶织的羊绒背心。这些都是很好的传承。在我们家,羊绒是不会被扔掉的。从来都不会。

 

近年来,衣物纤维的回收再利用已经成为时尚界的一个热门词汇,一是消费者可持续消费意识的提升,二是纤维短缺迫使时尚品牌采取回收措施。然而,早在概念流行之前,羊绒纤维的回收利用已经在内蒙古人的生活中成为不争的事实。珍惜羊绒的认知已经融入他们的血液中,即使已经离开那片土地,也从不曾忘却。

这个朴素传统也被郭秀玲融入到SAND RIVER品牌。在SAND RIVER的工厂里,纱线的管控精确到1米。1米长的羊绒纱线可以做什么呢?可以勾出一只布偶的小手,最后被握在孩子的手里,传递温暖。

这是SAND RIVER羊绒余料再利用计划,利用工厂生产过程中出现的各种余料钩织不同的羊绒玩偶,不浪费一纤一毫的羊绒。郭秀玲自豪表示:“我们的工厂几乎做到零浪费机制。”而在传统的成衣制造剪裁过程中,通常会浪费掉15%~20%的面料或纤维。

这是消费前的回收利用,SAND RIVER也一直追踪羊绒消费后的回收,仿佛嫁出去了一位女儿,希望她为人珍惜爱护,一生岁月静好。

羊绒是可以终生使用的,它不会随着时光流逝而变旧。百年后的羊绒,她依然是蓬松的、温暖的,不会发生任何物理的变化。我们一直在教育我们的消费者,羊绒产品如果不穿了,你可以把它回收成线,织个帽子、手套,SAND RIVER可以来教你。”郭秀玲说道,这也是她坚信的道之一。

 

当年离开内蒙古,郭秀玲只带了两件珍爱之物物品,一条手织的羊绒披肩,一架钢琴。后来,为了让工厂的手缝师傅们更好地学习了解羊绒手织布的工艺,郭秀玲珍而重之地将这条陪伴自己多年的披肩拿了出来。遗憾的是,去年,这条围巾在这样的流转中,无意中遗失了,至今还没有找回来。郭秀玲无比痛心。

“有照片留下来吗?”

“没有。因为从来没有想过会不见了。”郭秀玲苦笑,过了一会儿,她又说,“也许有一张。”

经过时光的浸润,披肩已经不仅仅是眼前之物,而是载着无数韶华、情感和记忆的象征。站在时光的这端,回望曾经,两个时间的光点,因为这条披肩在当下邂逅、相融,再彼此激荡,这就是记忆的美好、传承的力量。

【导语】时间无言,生命流淌。站在时光的这端,回望曾经,两个时间的光点,因为一条披肩在这一刻邂逅、相融,再彼此激荡,这就是记忆的美好,传承的力量。

有些事情,早已在那里发生,缺席的,只是你双眸的注视,正如春日的百花,你看或不看,它自会盛开,而当你注目,你会感动于它的丰盛。

内蒙古的传统里,羊绒的传承和再利用是无需特意言说的事,如吃饭喝水般自然,已经织入草原生活的日常。从如家人般的山羊身上仔细梳下的羊绒,稀少而珍贵,珍重以待,是牧民的朴素习惯。

一件羊绒衫,可以从阿嫲传给女儿,再传给外孙女,一代、一代传下去;

在流转中,时光和生活也许会对它造成一些磨损,那也没有关系,灵巧的双手会用新的纱线补缀上一朵草原之花;

如果实在磨损到不能够再穿或者希望尝试新的款式,那就将它拆成一团团纱线,重新织成衣服或者其他羊绒制品;

如果连回收成纱线都无法做到,那就重新打碎,变成原材料,回归到刚从山羊身上梳下来的状态,重新纺成纱线,等待某双巧手将它织成围巾、衣衫……

 

“它是不会被抛弃的材料。”郭秀玲说道,她称自己是一名羊绒布道者。布道二字,已经写下她的信仰、虔诚与动力。她缔造的艺术羊绒品牌 SAND RIVER 是中国唯一进入巴黎时装周的中国品牌,但那只是 SAND RIVER 品牌故事的冰山一角。

 

 

“到今天,在上海,我婆婆依然在做全家人羊绒回收的事情。我和我老公小时候穿的、款式有点过时或者颜色不是很喜欢羊绒织物,她都会全部回收成纱线。她会给我女儿织帽子、手套,可能过两年我女儿不喜欢了,她又会把这个帽子拆了,又做了手套,她给每个人去送这样的东西。她给在美国的孙女寄一件厚厚的马甲背心,是用我们三个人的材料加在一起编织出来的,不同颜色在一起,是一个非常漂亮的设计。我在国外读书的女儿,回到家穿的第一件衣服就是奶奶织的羊绒背心。这些都是很好的传承。在我们家,羊绒是不会被扔掉的。从来都不会。

 

近年来,衣物纤维的回收再利用已经成为时尚界的一个热门词汇,一是消费者可持续消费意识的提升,二是纤维短缺迫使时尚品牌采取回收措施。然而,早在概念流行之前,羊绒纤维的回收利用已经在内蒙古人的生活中成为不争的事实。珍惜羊绒的认知已经融入他们的血液中,即使已经离开那片土地,也从不曾忘却。

这个朴素传统也被郭秀玲融入到SAND RIVER品牌。在SAND RIVER的工厂里,纱线的管控精确到1米。1米长的羊绒纱线可以做什么呢?可以勾出一只布偶的小手,最后被握在孩子的手里,传递温暖。

这是SAND RIVER羊绒余料再利用计划,利用工厂生产过程中出现的各种余料钩织不同的羊绒玩偶,不浪费一纤一毫的羊绒。郭秀玲自豪表示:“我们的工厂几乎做到零浪费机制。”而在传统的成衣制造剪裁过程中,通常会浪费掉15%~20%的面料或纤维。

这是消费前的回收利用,SAND RIVER也一直追踪羊绒消费后的回收,仿佛嫁出去了一位女儿,希望她为人珍惜爱护,一生岁月静好。

羊绒是可以终生使用的,它不会随着时光流逝而变旧。百年后的羊绒,她依然是蓬松的、温暖的,不会发生任何物理的变化。我们一直在教育我们的消费者,羊绒产品如果不穿了,你可以把它回收成线,织个帽子、手套,SAND RIVER可以来教你。”郭秀玲说道,这也是她坚信的道之一。

 

当年离开内蒙古,郭秀玲只带了两件珍爱之物物品,一条手织的羊绒披肩,一架钢琴。后来,为了让工厂的手缝师傅们更好地学习了解羊绒手织布的工艺,郭秀玲珍而重之地将这条陪伴自己多年的披肩拿了出来。遗憾的是,去年,这条围巾在这样的流转中,无意中遗失了,至今还没有找回来。郭秀玲无比痛心。

“有照片留下来吗?”

“没有。因为从来没有想过会不见了。”郭秀玲苦笑,过了一会儿,她又说,“也许有一张。”

经过时光的浸润,披肩已经不仅仅是眼前之物,而是载着无数韶华、情感和记忆的象征。站在时光的这端,回望曾经,两个时间的光点,因为这条披肩在当下邂逅、相融,再彼此激荡,这就是记忆的美好、传承的力量。

继续购物
您的订单

您的购物车没有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