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出生两天的羊羔吮吸着羊妈妈的乳汁;羊妈妈一遍遍地亲吻着自己的孩子,脉脉的温馨情意,流出画面。
 
这是Sand River 创始人郭秀玲在内蒙古自己的牧区随手拍下的一张照片,无意间记录了一个非常温情的画面,也见证了一场“舐犊情深”。
 
在牧区,这样的画面其实很常见,正如这世间的母爱,常常为我们所忽略。

羊宝宝出生后,羊妈妈总是不舍得离开小羊羔,跟随羊群出门找草吃。即使最后终于忍受不了饥饿和失群的不安,跟随羊群出门,仍放心不下,一日几次不时离群回去喂奶,和自己的宝宝温存腻歪一番。
 
出生不久,小羊羔学得最快的一件事情就是辨别自己母亲的声音并呼唤她。而羊妈妈总是能够从无数的咩咩叫中,准确地辨认出自己孩子的声音。

多么自然,又多么神奇。而这一切始于:一个母亲对于新生的爱。
 
除了羊妈妈无私的爱,羊羔新鲜、蓬勃的生命还可以轻易地虏获牧民们心底的一片柔软。

山羊羔通常在寒冷的冬季诞生,那时候,内蒙古的阿拉善、阿尔巴斯,最低温度可能达到零下四十度,呵气成冰。如果放任母羊在冰天雪地中分娩,羊羔根本活不下来。因此,每一个牧民都练就了一项本事,时刻关心怀孕山羊的情况,一旦确认分娩在即,就会早早将羊妈妈迎到家中,一起迎接小生命的降临。
 
“小时候,晚上睡觉的时候,旁边经常有羊妈妈带着小羊羔睡在地上,跟我们度过这个晚上。”作为内蒙古人,郭秀玲对这些印刻在生命最初的画面记忆犹新,“有时候,十来天,前前后后会有一二十只的羊羔出生。对大人来说,就像多了一群孩子,对我们来说,就是多了一溜儿的玩伴。”


冬天的时候,羊群还是需要放牧,但是新生的小羊羔不可能跟着羊群,这时候,所有的小羊羔就会聚集到牧民的家里。“这时候,家里就像一个幼儿园一样。所以,那时候我们放学的时候,整天都是跟羊羔们一起玩。”郭秀玲笑着回忆,语气中是慢慢的怀念。“小羊羔其实特别调皮的。人来的时候,它就爬到你的身上去。跳来跳去。现在,我回牧区的时候,一进到‘幼儿园’,小山羊马上全爬上来了,背上、腿上、脖子上,各种方式来亲近你。这是非常自然的一种牧区景象。”
 
很明显的是,牧民和山羊之间就是家人关系,非常自然,非常淳朴。视频中,牧民们正在梳羊绒,小羊羔在她们身上跳来跳去,这里看看,那里瞧瞧。旁边的大哥用蒙语在讲,“哎哟,小家伙跳得”,就像逗自家孩子一样。

如果你能够感受,在广袤无人的大陆深处,在寒冷笼罩的季节深处,在艰辛沉重的生活深处,一个纯洁新生可能带来的那份喜悦,你大约能够理解牧民和羊之间的关系——家人。在游牧的传统里,几个人(通常是一个家庭),一群羊,组成一家牧户。牧民们一次次带着羊群,逐水草而走,“羊走过的路,也是人走过的路”,仿佛享有共同的命运。

在茅盾文学奖得主李娟的非虚构作品《羊道》中,有一段关于牧民和羊之间关系的动人描写。她这样写道:“我们伴随了羊的成长,羊也伴随了我们的生活。想想看,牧人们一次又一次带领羊群远远绕开危险的路面,躲避寒流;和它们一同跋涉,寻找生长着最丰盛、最柔软多汁的青草的山谷;为它们洗浴药水,清除寄生虫,检查蹄部的创伤……同时,通过它们得到皮毛御寒,取食它们的骨肉果腹,依靠它们积累财富,延续渐渐老去的生命——牧人和羊之间,难道只有生存的互利关系吗?不是的,他们还是互为见证者。从最寒冷的冬天,到最温暖喜悦的春日,最艰辛的一些跋涉和最愉快的一次驻停,他们都共同紧密地经历。谈起故乡、童年与爱情的时候,似乎只有一只羊才能与那人共享这个话题。只有羊才能得知他的一切,只有羊才能真正地理解他。”

虽然近几十年来,牧民们已经从游牧方式开始向定居定牧转变,但是牧民和羊群的关系依然沿袭世代流传下来的家人般、伙伴般相处模式——牧民像对待家人一样爱护他们的羊群,而山羊也以他们的毛,绒等回馈牧民。
 
被誉为“纤维宝石”、“纤维皇后”的山羊绒,无疑是山羊能够给予牧民的最珍贵的回馈。
 
山羊绒(Cashmere)是现代工业纺织纤维中最珍贵的天然纤维,具有其他纤维所无法比拟的纤细、轻盈、滑糯、保暖、光泽柔和、富有弹性等特点。以羊绒为原材料制成的时装始终占据着国际时尚的金字塔顶端。世界顶奢的羊绒品牌的原材料几乎都来自中国。

中国的山羊绒产量占到全球总量的75%,而且羊绒品质最优,无论是细度(13~17微米)和长度(最长可达48毫米)都是世界最高水准。中国羊绒的主产地主要在内蒙古自治区、西藏自治区、西北自治区,其中又以内蒙古为主,且所产白色绒纤维占到85%以上。而在内蒙古产区,又以阿拉善绒山羊和阿尔巴斯绒山羊所产的羊绒为最优。这两种山羊都是古老的品种,阿尔巴斯的绒山羊是古老的亚洲山羊的一支,阿拉善的绒山羊也是古老的原始品种。
 
除了和羊种有关,根据研究,羊绒的品质也和产地的生态环境有关,内陆腹地荒漠草原的生态条件下饲养的山羊所产的绒更细。而阿拉善绒山羊和阿尔巴斯绒山羊主要生活的区域——阿拉善盟、伊克昭盟等地,正处于亚洲大陆腹地中的荒漠草原地带。这里也正是Sand River合作的牧区所在。

冬季,西伯利亚寒流从遥远的更北方袭来,这里最低温度可以降至零下四十度,正是在这样严酷的环境下,山羊贴近皮层地方生产处一层薄薄的细绒,以抵御严寒,开春转暖的时候,又自然脱落。羊绒脱落的时候,也是牧民收获羊绒的季节。
 
这是一个自然的过程。牧民们只是怀着感恩的心,享受和接受自然的赐予,正如一个孩子接受母亲给予自己的生命。不埋怨,接受如其所是,是一个孩子能够给予母亲最基本的感恩。
 
“大自然给我们什么,我们就接受什么。”正是这样的思考,促使郭秀玲和她的团队开始在这两年开始着手一件事情——开发鄂尔多斯黑山羊黑绒的纺织品。
 
根据山羊绒的颜色,可以为白绒、青绒、紫绒。一直以来,市场都追捧白绒,以白绒为最珍贵。而鄂尔多斯黑山羊所产的黑绒,因为灰度更深,比之青绒、紫绒更加难以染色,在市场一直卖不出好价格,一直以来被视为不好的羊绒,甚至不被列在羊绒的分类中。因此,鄂尔多斯的黑山羊数量近年来在不断下降。但近年来,随着国际服装潮流开始回归自然,顶奢羊绒品牌的设计师们发现,像黑绒这样的天然灰度,染料根本染不出来。
 
“我们希望通过开发黑山羊绒的本色纺织品,让人们认识到黑山羊绒的价值。”郭秀玲表示,这和Sand River一直以来的品牌使命是一致的,通过打造一个独立的高端羊绒中国品牌,让世界认识到全球最优质的羊绒来自中国,来自内蒙古,让艰辛的牧民们不仅可以通过羊绒获得更好的经济收入,还能够以此为豪。

“黑山羊绒和其他珍贵的羊绒一样,是自然赐予牧民们的天然财富,值得人们珍惜。我们希望通过Sand River的参与,可以帮助到鄂尔多斯黑山羊羊种的保育工作。”

刚出生两天的羊羔吮吸着羊妈妈的乳汁;羊妈妈一遍遍地亲吻着自己的孩子,脉脉的温馨情意,流出画面。
 
这是Sand River 创始人郭秀玲在内蒙古自己的牧区随手拍下的一张照片,无意间记录了一个非常温情的画面,也见证了一场“舐犊情深”。
 
在牧区,这样的画面其实很常见,正如这世间的母爱,常常为我们所忽略。

羊宝宝出生后,羊妈妈总是不舍得离开小羊羔,跟随羊群出门找草吃。即使最后终于忍受不了饥饿和失群的不安,跟随羊群出门,仍放心不下,一日几次不时离群回去喂奶,和自己的宝宝温存腻歪一番。
 
出生不久,小羊羔学得最快的一件事情就是辨别自己母亲的声音并呼唤她。而羊妈妈总是能够从无数的咩咩叫中,准确地辨认出自己孩子的声音。

多么自然,又多么神奇。而这一切始于:一个母亲对于新生的爱。
 
除了羊妈妈无私的爱,羊羔新鲜、蓬勃的生命还可以轻易地虏获牧民们心底的一片柔软。

山羊羔通常在寒冷的冬季诞生,那时候,内蒙古的阿拉善、阿尔巴斯,最低温度可能达到零下四十度,呵气成冰。如果放任母羊在冰天雪地中分娩,羊羔根本活不下来。因此,每一个牧民都练就了一项本事,时刻关心怀孕山羊的情况,一旦确认分娩在即,就会早早将羊妈妈迎到家中,一起迎接小生命的降临。
 
“小时候,晚上睡觉的时候,旁边经常有羊妈妈带着小羊羔睡在地上,跟我们度过这个晚上。”作为内蒙古人,郭秀玲对这些印刻在生命最初的画面记忆犹新,“有时候,十来天,前前后后会有一二十只的羊羔出生。对大人来说,就像多了一群孩子,对我们来说,就是多了一溜儿的玩伴。”


冬天的时候,羊群还是需要放牧,但是新生的小羊羔不可能跟着羊群,这时候,所有的小羊羔就会聚集到牧民的家里。“这时候,家里就像一个幼儿园一样。所以,那时候我们放学的时候,整天都是跟羊羔们一起玩。”郭秀玲笑着回忆,语气中是慢慢的怀念。“小羊羔其实特别调皮的。人来的时候,它就爬到你的身上去。跳来跳去。现在,我回牧区的时候,一进到‘幼儿园’,小山羊马上全爬上来了,背上、腿上、脖子上,各种方式来亲近你。这是非常自然的一种牧区景象。”
 
很明显的是,牧民和山羊之间就是家人关系,非常自然,非常淳朴。视频中,牧民们正在梳羊绒,小羊羔在她们身上跳来跳去,这里看看,那里瞧瞧。旁边的大哥用蒙语在讲,“哎哟,小家伙跳得”,就像逗自家孩子一样。

如果你能够感受,在广袤无人的大陆深处,在寒冷笼罩的季节深处,在艰辛沉重的生活深处,一个纯洁新生可能带来的那份喜悦,你大约能够理解牧民和羊之间的关系——家人。在游牧的传统里,几个人(通常是一个家庭),一群羊,组成一家牧户。牧民们一次次带着羊群,逐水草而走,“羊走过的路,也是人走过的路”,仿佛享有共同的命运。

在茅盾文学奖得主李娟的非虚构作品《羊道》中,有一段关于牧民和羊之间关系的动人描写。她这样写道:“我们伴随了羊的成长,羊也伴随了我们的生活。想想看,牧人们一次又一次带领羊群远远绕开危险的路面,躲避寒流;和它们一同跋涉,寻找生长着最丰盛、最柔软多汁的青草的山谷;为它们洗浴药水,清除寄生虫,检查蹄部的创伤……同时,通过它们得到皮毛御寒,取食它们的骨肉果腹,依靠它们积累财富,延续渐渐老去的生命——牧人和羊之间,难道只有生存的互利关系吗?不是的,他们还是互为见证者。从最寒冷的冬天,到最温暖喜悦的春日,最艰辛的一些跋涉和最愉快的一次驻停,他们都共同紧密地经历。谈起故乡、童年与爱情的时候,似乎只有一只羊才能与那人共享这个话题。只有羊才能得知他的一切,只有羊才能真正地理解他。”

虽然近几十年来,牧民们已经从游牧方式开始向定居定牧转变,但是牧民和羊群的关系依然沿袭世代流传下来的家人般、伙伴般相处模式——牧民像对待家人一样爱护他们的羊群,而山羊也以他们的毛,绒等回馈牧民。
 
被誉为“纤维宝石”、“纤维皇后”的山羊绒,无疑是山羊能够给予牧民的最珍贵的回馈。
 
山羊绒(Cashmere)是现代工业纺织纤维中最珍贵的天然纤维,具有其他纤维所无法比拟的纤细、轻盈、滑糯、保暖、光泽柔和、富有弹性等特点。以羊绒为原材料制成的时装始终占据着国际时尚的金字塔顶端。世界顶奢的羊绒品牌的原材料几乎都来自中国。

中国的山羊绒产量占到全球总量的75%,而且羊绒品质最优,无论是细度(13~17微米)和长度(最长可达48毫米)都是世界最高水准。中国羊绒的主产地主要在内蒙古自治区、西藏自治区、西北自治区,其中又以内蒙古为主,且所产白色绒纤维占到85%以上。而在内蒙古产区,又以阿拉善绒山羊和阿尔巴斯绒山羊所产的羊绒为最优。这两种山羊都是古老的品种,阿尔巴斯的绒山羊是古老的亚洲山羊的一支,阿拉善的绒山羊也是古老的原始品种。
 
除了和羊种有关,根据研究,羊绒的品质也和产地的生态环境有关,内陆腹地荒漠草原的生态条件下饲养的山羊所产的绒更细。而阿拉善绒山羊和阿尔巴斯绒山羊主要生活的区域——阿拉善盟、伊克昭盟等地,正处于亚洲大陆腹地中的荒漠草原地带。这里也正是Sand River合作的牧区所在。

冬季,西伯利亚寒流从遥远的更北方袭来,这里最低温度可以降至零下四十度,正是在这样严酷的环境下,山羊贴近皮层地方生产处一层薄薄的细绒,以抵御严寒,开春转暖的时候,又自然脱落。羊绒脱落的时候,也是牧民收获羊绒的季节。
 
这是一个自然的过程。牧民们只是怀着感恩的心,享受和接受自然的赐予,正如一个孩子接受母亲给予自己的生命。不埋怨,接受如其所是,是一个孩子能够给予母亲最基本的感恩。
 
“大自然给我们什么,我们就接受什么。”正是这样的思考,促使郭秀玲和她的团队开始在这两年开始着手一件事情——开发鄂尔多斯黑山羊黑绒的纺织品。
 
根据山羊绒的颜色,可以为白绒、青绒、紫绒。一直以来,市场都追捧白绒,以白绒为最珍贵。而鄂尔多斯黑山羊所产的黑绒,因为灰度更深,比之青绒、紫绒更加难以染色,在市场一直卖不出好价格,一直以来被视为不好的羊绒,甚至不被列在羊绒的分类中。因此,鄂尔多斯的黑山羊数量近年来在不断下降。但近年来,随着国际服装潮流开始回归自然,顶奢羊绒品牌的设计师们发现,像黑绒这样的天然灰度,染料根本染不出来。
 
“我们希望通过开发黑山羊绒的本色纺织品,让人们认识到黑山羊绒的价值。”郭秀玲表示,这和Sand River一直以来的品牌使命是一致的,通过打造一个独立的高端羊绒中国品牌,让世界认识到全球最优质的羊绒来自中国,来自内蒙古,让艰辛的牧民们不仅可以通过羊绒获得更好的经济收入,还能够以此为豪。

“黑山羊绒和其他珍贵的羊绒一样,是自然赐予牧民们的天然财富,值得人们珍惜。我们希望通过Sand River的参与,可以帮助到鄂尔多斯黑山羊羊种的保育工作。”

继续购物
您的订单

您的购物车没有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