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承艺术 时间无言,润物无声,却最是情深处

    传承艺术 | 时间无言,润物无声,却最是情深处

    【导语】时间无言,生命流淌。站在时光的这端,回望曾经,两个时间的光点,因为一条披肩在这一刻邂逅、相融,再彼此激荡,这就是记忆的美好,传承的力量。 有些事情,早已在那里发生,缺席的,只是你双眸的注视,正如春日的百花,你看或不看,它自会盛开,而当你注目,你会感动于它的丰盛。 内蒙古的传统里,羊绒的传承和再利用是无需特意言说的事,如吃饭喝水般自然,已经织入草原生活的日常。从如家人般的山羊身上仔细梳下的羊绒,稀少而珍贵,珍重以待,是牧民的朴素习惯。 一件羊绒衫,可以从阿嫲传给女儿,再传给外孙女,一代、一代传下去; 在流转中,时光和生活也许会对它造成一些磨损,那也没有关系,灵巧的双手会用新的纱线补缀上一朵草原之花; 如果实在磨损到不能够再穿或者希望尝试新的款式,那就将它拆成一团团纱线,重新织成衣服或者其他羊绒制品; 如果连回收成纱线都无法做到,那就重新打碎,变成原材料,回归到刚从山羊身上梳下来的状态,重新纺成纱线,等待某双巧手将它织成围巾、衣衫……   “它是不会被抛弃的材料。”郭秀玲说道,她称自己是一名羊绒布道者。布道二字,已经写下她的信仰、虔诚与动力。她缔造的艺术羊绒品牌 SAND RIVER 是中国唯一进入巴黎时装周的中国品牌,但那只是 SAND RIVER 品牌故事的冰山一角。     “到今天,在上海,我婆婆依然在做全家人羊绒回收的事情。我和我老公小时候穿的、款式有点过时或者颜色不是很喜欢羊绒织物,她都会全部回收成纱线。她会给我女儿织帽子、手套,可能过两年我女儿不喜欢了,她又会把这个帽子拆了,又做了手套,她给每个人去送这样的东西。她给在美国的孙女寄一件厚厚的马甲背心,是用我们三个人的材料加在一起编织出来的,不同颜色在一起,是一个非常漂亮的设计。我在国外读书的女儿,回到家穿的第一件衣服就是奶奶织的羊绒背心。这些都是很好的传承。在我们家,羊绒是不会被扔掉的。从来都不会。”   近年来,衣物纤维的回收再利用已经成为时尚界的一个热门词汇,一是消费者可持续消费意识的提升,二是纤维短缺迫使时尚品牌采取回收措施。然而,早在概念流行之前,羊绒纤维的回收利用已经在内蒙古人的生活中成为不争的事实。珍惜羊绒的认知已经融入他们的血液中,即使已经离开那片土地,也从不曾忘却。 这个朴素传统也被郭秀玲融入到SAND RIVER品牌。在SAND RIVER的工厂里,纱线的管控精确到1米。1米长的羊绒纱线可以做什么呢?可以勾出一只布偶的小手,最后被握在孩子的手里,传递温暖。 这是SAND RIVER羊绒余料再利用计划,利用工厂生产过程中出现的各种余料钩织不同的羊绒玩偶,不浪费一纤一毫的羊绒。郭秀玲自豪表示:“我们的工厂几乎做到零浪费机制。”而在传统的成衣制造剪裁过程中,通常会浪费掉15%~20%的面料或纤维。 这是消费前的回收利用,SAND RIVER也一直追踪羊绒消费后的回收,仿佛嫁出去了一位女儿,希望她为人珍惜爱护,一生岁月静好。 “羊绒是可以终生使用的,它不会随着时光流逝而变旧。百年后的羊绒,她依然是蓬松的、温暖的,不会发生任何物理的变化。我们一直在教育我们的消费者,羊绒产品如果不穿了,你可以把它回收成线,织个帽子、手套,SAND RIVER可以来教你。”郭秀玲说道,这也是她坚信的道之一。   当年离开内蒙古,郭秀玲只带了两件珍爱之物物品,一条手织的羊绒披肩,一架钢琴。后来,为了让工厂的手缝师傅们更好地学习了解羊绒手织布的工艺,郭秀玲珍而重之地将这条陪伴自己多年的披肩拿了出来。遗憾的是,去年,这条围巾在这样的流转中,无意中遗失了,至今还没有找回来。郭秀玲无比痛心。 “有照片留下来吗?” “没有。因为从来没有想过会不见了。”郭秀玲苦笑,过了一会儿,她又说,“也许有一张。” 经过时光的浸润,披肩已经不仅仅是眼前之物,而是载着无数韶华、情感和记忆的象征。站在时光的这端,回望曾经,两个时间的光点,因为这条披肩在当下邂逅、相融,再彼此激荡,这就是记忆的美好、传承的力量。
    【导语】时间无言,生命流淌。站在时光的这端,回望曾经,两个时间的光点,因为一条披肩在这一刻邂逅、相融,再彼此激荡,这就是记忆的美好,传承的力量。 有些事情,早已在那里发生,缺席的,只是你双眸的注视,正如春日的百花,你看或不看,它自会盛开,而当你注目,你会感动于它的丰盛。 内蒙古的传统里,羊绒的传承和再利用是无需特意言说的事,如吃饭喝水般自然,已经织入草原生活的日常。从如家人般的山羊身上仔细梳下的羊绒,稀少而珍贵,珍重以待,是牧民的朴素习惯。 一件羊绒衫,可以从阿嫲传给女儿,再传给外孙女,一代、一代传下去; 在流转中,时光和生活也许会对它造成一些磨损,那也没有关系,灵巧的双手会用新的纱线补缀上一朵草原之花; 如果实在磨损到不能够再穿或者希望尝试新的款式,那就将它拆成一团团纱线,重新织成衣服或者其他羊绒制品; 如果连回收成纱线都无法做到,那就重新打碎,变成原材料,回归到刚从山羊身上梳下来的状态,重新纺成纱线,等待某双巧手将它织成围巾、衣衫……   “它是不会被抛弃的材料。”郭秀玲说道,她称自己是一名羊绒布道者。布道二字,已经写下她的信仰、虔诚与动力。她缔造的艺术羊绒品牌 SAND RIVER 是中国唯一进入巴黎时装周的中国品牌,但那只是 SAND RIVER 品牌故事的冰山一角。     “到今天,在上海,我婆婆依然在做全家人羊绒回收的事情。我和我老公小时候穿的、款式有点过时或者颜色不是很喜欢羊绒织物,她都会全部回收成纱线。她会给我女儿织帽子、手套,可能过两年我女儿不喜欢了,她又会把这个帽子拆了,又做了手套,她给每个人去送这样的东西。她给在美国的孙女寄一件厚厚的马甲背心,是用我们三个人的材料加在一起编织出来的,不同颜色在一起,是一个非常漂亮的设计。我在国外读书的女儿,回到家穿的第一件衣服就是奶奶织的羊绒背心。这些都是很好的传承。在我们家,羊绒是不会被扔掉的。从来都不会。”   近年来,衣物纤维的回收再利用已经成为时尚界的一个热门词汇,一是消费者可持续消费意识的提升,二是纤维短缺迫使时尚品牌采取回收措施。然而,早在概念流行之前,羊绒纤维的回收利用已经在内蒙古人的生活中成为不争的事实。珍惜羊绒的认知已经融入他们的血液中,即使已经离开那片土地,也从不曾忘却。 这个朴素传统也被郭秀玲融入到SAND RIVER品牌。在SAND RIVER的工厂里,纱线的管控精确到1米。1米长的羊绒纱线可以做什么呢?可以勾出一只布偶的小手,最后被握在孩子的手里,传递温暖。 这是SAND RIVER羊绒余料再利用计划,利用工厂生产过程中出现的各种余料钩织不同的羊绒玩偶,不浪费一纤一毫的羊绒。郭秀玲自豪表示:“我们的工厂几乎做到零浪费机制。”而在传统的成衣制造剪裁过程中,通常会浪费掉15%~20%的面料或纤维。 这是消费前的回收利用,SAND RIVER也一直追踪羊绒消费后的回收,仿佛嫁出去了一位女儿,希望她为人珍惜爱护,一生岁月静好。 “羊绒是可以终生使用的,它不会随着时光流逝而变旧。百年后的羊绒,她依然是蓬松的、温暖的,不会发生任何物理的变化。我们一直在教育我们的消费者,羊绒产品如果不穿了,你可以把它回收成线,织个帽子、手套,SAND RIVER可以来教你。”郭秀玲说道,这也是她坚信的道之一。   当年离开内蒙古,郭秀玲只带了两件珍爱之物物品,一条手织的羊绒披肩,一架钢琴。后来,为了让工厂的手缝师傅们更好地学习了解羊绒手织布的工艺,郭秀玲珍而重之地将这条陪伴自己多年的披肩拿了出来。遗憾的是,去年,这条围巾在这样的流转中,无意中遗失了,至今还没有找回来。郭秀玲无比痛心。 “有照片留下来吗?” “没有。因为从来没有想过会不见了。”郭秀玲苦笑,过了一会儿,她又说,“也许有一张。” 经过时光的浸润,披肩已经不仅仅是眼前之物,而是载着无数韶华、情感和记忆的象征。站在时光的这端,回望曾经,两个时间的光点,因为这条披肩在当下邂逅、相融,再彼此激荡,这就是记忆的美好、传承的力量。

    更多

  • 可持续制造 探秘Sand River零废弃工厂

    可持续制造|探秘Sand River零废弃工厂

    走进 SAND RIVER 位于上海金山的工厂,你的心会安静了下来。因为这个工厂里几乎没有任何的噪音,阳光透过明亮的窗户,洒在机器与工人的脸上,空气中含着沉静的味道。无论是负责监控纺织设备的技术工人,还是对成品进行检查的检验师,每个人都专注于自己手上的工艺流程,像对待艺术品一样认真对待着手中的产品。自动化生产 工厂车间整齐地摆放着近百台德国Stoll品牌高精纺织设备。Stoll代表了全球最顶尖的机械纺织水平。设备本身非常低碳环保,一台机器的能耗相当于一盏灯。而且,设备运作时几乎没有噪音,这对于工作人员的健康非常重要。不过,由于高度自动化,车间需要的人员并不多。通常1个人就可以负责10台机器,主要是监控机器的运转,一旦发现哪个环节出现问题,他们会随时叫停,返工重新生产。这是 SAND RIVER 的创始人郭秀玲反复强调的精益生产理念——最短的返回流程,不要让瑕疵走到下一个工序。SAND RIVER兼容艺术、生活美学的织物正是在这些自动化设备上完成了主要的纺织工序。不过,核心是机器的编程设计。如何让设计变成机器识别的编程语言,并实现设计师的想法,需要强大的研发和投入。坐拥技术研发中心的 SAND RIVER ,始终保持着最优秀的手缝匠人和最先进的自动化设备的无缝衔接,这也是SAND RIVER一直引以为豪的地方。高度自动化的纺织设备,核心是编程设计,是高水准的变成,让设计师的美丽设计成为可能 严格的QC 精工细作体现在SAND RIVER的每一个工艺环节中,也包括QC(Quality Control,质量管控)。这也是创始人郭秀玲始终挂在嘴边的词,在德国学习和生活过的她深知精益制造的重要性,她也一直强调这个理念——“没有瑕疵就是没有浪费,就是在做一件环保的事。”“因为从源头产生的问题,会影响到后面的工序。一根线头可能会影响到整个布匹的浪费。任何一道工序出现问题,必须在该工序停止,进行及时的返工,而不是让问题进入到下一个工序。这样,我们可以确保最后的成品100%的合格率。”郭秀玲说道,“很多品牌都有不合格的产品,这些产品最终怎么办?用了这么多资源:原材料、人工、染色,最后制造的却是一件废品,这件废品里还有着那么珍贵的羊绒。1件衣服就是5只小羊羔一年所给予的。我们不能这样去浪费。所以必须从源头上进行把控。虽然为此付出的代价很大,但我认为是值得的。”郭秀玲说。在这样的理念浸润下,SAND RIVER工厂里的每一位员工都是QC(质量控制小组)。如果你向他强调这件事情的重要性,他反而会迷茫地看着你,表情似乎在说,“不是就应该这样吗?”【图说】每一件成品都会通过光照仪器进行检查,即使是小小的瑕疵,也会通过手工进行修复,确保每一件羊绒织物的零瑕疵。 纱线管控细致到每一米 羊绒纱线零废弃是SAND RIVER工厂一直遵循的原则,流水线上的余料、不再流行的库存衣物等一一被回收起来,即使是被剪下来的一米线头,也不能丢弃。一米长的羊绒纱线,就是一头小羊羔一年产出原绒的1/20,最好的原料,值得被最好的对待。生产线上每个工序的工人对这个原则了然于心,每个人都会默默地将这些原本可能会被丢弃的余料收集起来。郭秀玲非常自豪:“我们的工厂几乎做到零浪费机制。”而在传统的成衣制造剪裁过程中,通常会浪费掉15%~20%的面料或纤维。 手艺师傅的修复绝技 坐在角落里的手艺师傅正在修补一件紫色的羊绒上衣,郭秀玲一眼就看出,这是三四年前的一个款式。这是SAND RIVER为自己的客户提供的一项服务。很多消费者碰到自己的羊绒衣物脱线或者豁口时总是无可奈何,只好将心爱之物压箱底。对于高贵的羊绒衣物来说,这是一种浪费。为了减少这样的浪费,SAND RIVER会为客人提供羊绒衣物修补服务,让一件珍贵的羊绒衣物得到更好的看护,也让它的生命更久远。紫色羊绒开衫上的一个小洞,在手艺师傅娴熟地钩针的几个来里就不见了,完全看不出修补过的痕迹,这衣服就跟从来没有坏过一样。她手边放着一个袋子,袋子里正是从流水线上收集下来的纱线余料,每拿起一件衣服,琢磨一下缺口,如何修复了然于心后,她就会从袋中翻找出合适长度、颜色匹配的纱线预料,然后你就可以看到细细的钩针在羊毛衫的经纬线上快速穿梭。有趣的是,这位手艺师傅其实并不是SAND RIVER现在的员工。以前在SAND RIVER工作过的她因为家庭原因选择另一份工作,但是家住金山的她舍不得落下手上的这门手艺,也喜欢SAND RIVER家一般的氛围。因此闲下来的时候,时不时地会回工厂帮忙修补这块服务。在如今到处都是机器生产的时代,这种手艺显得尤为珍贵。 工厂里的变身游戏:从余料到爱心玩偶纱线余料,除了用来修补同色的羊绒织物,钩成手套、帽子等,它们在SAND RIVER工厂里还有另外一番奇妙的机遇。在手艺师傅的奇思妙想和灵气双手下,这些余料仿佛被施了魔法一般,变声为一个个可爱的羊绒玩偶。就连生产过程中产生间隔线也被用来当玩偶的填充物,发挥余热。一家温暖的工厂 正是这份细致和每一位员工的认同和参与,让SAND RIVER工厂的零废弃原则落到实处。不过,工厂并没有因为制度的严谨而变得刻板和严肃,相反,处处透出温馨和善意。在工厂的另一个区域,几个缝盘师正在用精密仪器将一件衣服的不同布匹缝制在一起,她们需要将仪器上的每一个针眼穿插到每一个线圈上去。这是非常难的一项技术,而她们操作的是行业里最精密的仪器——一英寸范围内有22根针,这需要左右手高度配合,是技术也是美学。而有意思的是,这些缝盘师的脸上并没有凝重的神情,她们穿着时尚,偶尔交谈的时候,手上的动作却不曾停顿半分,娴熟至极。能操作一英寸范围内22根针的复杂机器的缝盘师 工作之余,员工之间的互动交流也很多。午餐时候,一些擅长厨艺的员工会拿出自己做的糕点、零食和同事一起分享。每周五,SAND RIVER还会为员工举办BBQ,为大家创造更多的沟通、交流的机会。
    走进 SAND RIVER 位于上海金山的工厂,你的心会安静了下来。因为这个工厂里几乎没有任何的噪音,阳光透过明亮的窗户,洒在机器与工人的脸上,空气中含着沉静的味道。无论是负责监控纺织设备的技术工人,还是对成品进行检查的检验师,每个人都专注于自己手上的工艺流程,像对待艺术品一样认真对待着手中的产品。自动化生产 工厂车间整齐地摆放着近百台德国Stoll品牌高精纺织设备。Stoll代表了全球最顶尖的机械纺织水平。设备本身非常低碳环保,一台机器的能耗相当于一盏灯。而且,设备运作时几乎没有噪音,这对于工作人员的健康非常重要。不过,由于高度自动化,车间需要的人员并不多。通常1个人就可以负责10台机器,主要是监控机器的运转,一旦发现哪个环节出现问题,他们会随时叫停,返工重新生产。这是 SAND RIVER 的创始人郭秀玲反复强调的精益生产理念——最短的返回流程,不要让瑕疵走到下一个工序。SAND RIVER兼容艺术、生活美学的织物正是在这些自动化设备上完成了主要的纺织工序。不过,核心是机器的编程设计。如何让设计变成机器识别的编程语言,并实现设计师的想法,需要强大的研发和投入。坐拥技术研发中心的 SAND RIVER ,始终保持着最优秀的手缝匠人和最先进的自动化设备的无缝衔接,这也是SAND RIVER一直引以为豪的地方。高度自动化的纺织设备,核心是编程设计,是高水准的变成,让设计师的美丽设计成为可能 严格的QC 精工细作体现在SAND RIVER的每一个工艺环节中,也包括QC(Quality Control,质量管控)。这也是创始人郭秀玲始终挂在嘴边的词,在德国学习和生活过的她深知精益制造的重要性,她也一直强调这个理念——“没有瑕疵就是没有浪费,就是在做一件环保的事。”“因为从源头产生的问题,会影响到后面的工序。一根线头可能会影响到整个布匹的浪费。任何一道工序出现问题,必须在该工序停止,进行及时的返工,而不是让问题进入到下一个工序。这样,我们可以确保最后的成品100%的合格率。”郭秀玲说道,“很多品牌都有不合格的产品,这些产品最终怎么办?用了这么多资源:原材料、人工、染色,最后制造的却是一件废品,这件废品里还有着那么珍贵的羊绒。1件衣服就是5只小羊羔一年所给予的。我们不能这样去浪费。所以必须从源头上进行把控。虽然为此付出的代价很大,但我认为是值得的。”郭秀玲说。在这样的理念浸润下,SAND RIVER工厂里的每一位员工都是QC(质量控制小组)。如果你向他强调这件事情的重要性,他反而会迷茫地看着你,表情似乎在说,“不是就应该这样吗?”【图说】每一件成品都会通过光照仪器进行检查,即使是小小的瑕疵,也会通过手工进行修复,确保每一件羊绒织物的零瑕疵。 纱线管控细致到每一米 羊绒纱线零废弃是SAND RIVER工厂一直遵循的原则,流水线上的余料、不再流行的库存衣物等一一被回收起来,即使是被剪下来的一米线头,也不能丢弃。一米长的羊绒纱线,就是一头小羊羔一年产出原绒的1/20,最好的原料,值得被最好的对待。生产线上每个工序的工人对这个原则了然于心,每个人都会默默地将这些原本可能会被丢弃的余料收集起来。郭秀玲非常自豪:“我们的工厂几乎做到零浪费机制。”而在传统的成衣制造剪裁过程中,通常会浪费掉15%~20%的面料或纤维。 手艺师傅的修复绝技 坐在角落里的手艺师傅正在修补一件紫色的羊绒上衣,郭秀玲一眼就看出,这是三四年前的一个款式。这是SAND RIVER为自己的客户提供的一项服务。很多消费者碰到自己的羊绒衣物脱线或者豁口时总是无可奈何,只好将心爱之物压箱底。对于高贵的羊绒衣物来说,这是一种浪费。为了减少这样的浪费,SAND RIVER会为客人提供羊绒衣物修补服务,让一件珍贵的羊绒衣物得到更好的看护,也让它的生命更久远。紫色羊绒开衫上的一个小洞,在手艺师傅娴熟地钩针的几个来里就不见了,完全看不出修补过的痕迹,这衣服就跟从来没有坏过一样。她手边放着一个袋子,袋子里正是从流水线上收集下来的纱线余料,每拿起一件衣服,琢磨一下缺口,如何修复了然于心后,她就会从袋中翻找出合适长度、颜色匹配的纱线预料,然后你就可以看到细细的钩针在羊毛衫的经纬线上快速穿梭。有趣的是,这位手艺师傅其实并不是SAND RIVER现在的员工。以前在SAND RIVER工作过的她因为家庭原因选择另一份工作,但是家住金山的她舍不得落下手上的这门手艺,也喜欢SAND RIVER家一般的氛围。因此闲下来的时候,时不时地会回工厂帮忙修补这块服务。在如今到处都是机器生产的时代,这种手艺显得尤为珍贵。 工厂里的变身游戏:从余料到爱心玩偶纱线余料,除了用来修补同色的羊绒织物,钩成手套、帽子等,它们在SAND RIVER工厂里还有另外一番奇妙的机遇。在手艺师傅的奇思妙想和灵气双手下,这些余料仿佛被施了魔法一般,变声为一个个可爱的羊绒玩偶。就连生产过程中产生间隔线也被用来当玩偶的填充物,发挥余热。一家温暖的工厂 正是这份细致和每一位员工的认同和参与,让SAND RIVER工厂的零废弃原则落到实处。不过,工厂并没有因为制度的严谨而变得刻板和严肃,相反,处处透出温馨和善意。在工厂的另一个区域,几个缝盘师正在用精密仪器将一件衣服的不同布匹缝制在一起,她们需要将仪器上的每一个针眼穿插到每一个线圈上去。这是非常难的一项技术,而她们操作的是行业里最精密的仪器——一英寸范围内有22根针,这需要左右手高度配合,是技术也是美学。而有意思的是,这些缝盘师的脸上并没有凝重的神情,她们穿着时尚,偶尔交谈的时候,手上的动作却不曾停顿半分,娴熟至极。能操作一英寸范围内22根针的复杂机器的缝盘师 工作之余,员工之间的互动交流也很多。午餐时候,一些擅长厨艺的员工会拿出自己做的糕点、零食和同事一起分享。每周五,SAND RIVER还会为员工举办BBQ,为大家创造更多的沟通、交流的机会。

    更多

  • 爱,从来自然 感恩母爱

    爱,从来自然 | 感恩母爱

    刚出生两天的羊羔吮吸着羊妈妈的乳汁;羊妈妈一遍遍地亲吻着自己的孩子,脉脉的温馨情意,流出画面。 这是Sand River 创始人郭秀玲在内蒙古自己的牧区随手拍下的一张照片,无意间记录了一个非常温情的画面,也见证了一场“舐犊情深”。 在牧区,这样的画面其实很常见,正如这世间的母爱,常常为我们所忽略。羊宝宝出生后,羊妈妈总是不舍得离开小羊羔,跟随羊群出门找草吃。即使最后终于忍受不了饥饿和失群的不安,跟随羊群出门,仍放心不下,一日几次不时离群回去喂奶,和自己的宝宝温存腻歪一番。 出生不久,小羊羔学得最快的一件事情就是辨别自己母亲的声音并呼唤她。而羊妈妈总是能够从无数的咩咩叫中,准确地辨认出自己孩子的声音。多么自然,又多么神奇。而这一切始于:一个母亲对于新生的爱。 除了羊妈妈无私的爱,羊羔新鲜、蓬勃的生命还可以轻易地虏获牧民们心底的一片柔软。山羊羔通常在寒冷的冬季诞生,那时候,内蒙古的阿拉善、阿尔巴斯,最低温度可能达到零下四十度,呵气成冰。如果放任母羊在冰天雪地中分娩,羊羔根本活不下来。因此,每一个牧民都练就了一项本事,时刻关心怀孕山羊的情况,一旦确认分娩在即,就会早早将羊妈妈迎到家中,一起迎接小生命的降临。 “小时候,晚上睡觉的时候,旁边经常有羊妈妈带着小羊羔睡在地上,跟我们度过这个晚上。”作为内蒙古人,郭秀玲对这些印刻在生命最初的画面记忆犹新,“有时候,十来天,前前后后会有一二十只的羊羔出生。对大人来说,就像多了一群孩子,对我们来说,就是多了一溜儿的玩伴。” 冬天的时候,羊群还是需要放牧,但是新生的小羊羔不可能跟着羊群,这时候,所有的小羊羔就会聚集到牧民的家里。“这时候,家里就像一个幼儿园一样。所以,那时候我们放学的时候,整天都是跟羊羔们一起玩。”郭秀玲笑着回忆,语气中是慢慢的怀念。“小羊羔其实特别调皮的。人来的时候,它就爬到你的身上去。跳来跳去。现在,我回牧区的时候,一进到‘幼儿园’,小山羊马上全爬上来了,背上、腿上、脖子上,各种方式来亲近你。这是非常自然的一种牧区景象。” 很明显的是,牧民和山羊之间就是家人关系,非常自然,非常淳朴。视频中,牧民们正在梳羊绒,小羊羔在她们身上跳来跳去,这里看看,那里瞧瞧。旁边的大哥用蒙语在讲,“哎哟,小家伙跳得”,就像逗自家孩子一样。如果你能够感受,在广袤无人的大陆深处,在寒冷笼罩的季节深处,在艰辛沉重的生活深处,一个纯洁新生可能带来的那份喜悦,你大约能够理解牧民和羊之间的关系——家人。在游牧的传统里,几个人(通常是一个家庭),一群羊,组成一家牧户。牧民们一次次带着羊群,逐水草而走,“羊走过的路,也是人走过的路”,仿佛享有共同的命运。在茅盾文学奖得主李娟的非虚构作品《羊道》中,有一段关于牧民和羊之间关系的动人描写。她这样写道:“我们伴随了羊的成长,羊也伴随了我们的生活。想想看,牧人们一次又一次带领羊群远远绕开危险的路面,躲避寒流;和它们一同跋涉,寻找生长着最丰盛、最柔软多汁的青草的山谷;为它们洗浴药水,清除寄生虫,检查蹄部的创伤……同时,通过它们得到皮毛御寒,取食它们的骨肉果腹,依靠它们积累财富,延续渐渐老去的生命——牧人和羊之间,难道只有生存的互利关系吗?不是的,他们还是互为见证者。从最寒冷的冬天,到最温暖喜悦的春日,最艰辛的一些跋涉和最愉快的一次驻停,他们都共同紧密地经历。谈起故乡、童年与爱情的时候,似乎只有一只羊才能与那人共享这个话题。只有羊才能得知他的一切,只有羊才能真正地理解他。”虽然近几十年来,牧民们已经从游牧方式开始向定居定牧转变,但是牧民和羊群的关系依然沿袭世代流传下来的家人般、伙伴般相处模式——牧民像对待家人一样爱护他们的羊群,而山羊也以他们的毛,绒等回馈牧民。 被誉为“纤维宝石”、“纤维皇后”的山羊绒,无疑是山羊能够给予牧民的最珍贵的回馈。 山羊绒(Cashmere)是现代工业纺织纤维中最珍贵的天然纤维,具有其他纤维所无法比拟的纤细、轻盈、滑糯、保暖、光泽柔和、富有弹性等特点。以羊绒为原材料制成的时装始终占据着国际时尚的金字塔顶端。世界顶奢的羊绒品牌的原材料几乎都来自中国。中国的山羊绒产量占到全球总量的75%,而且羊绒品质最优,无论是细度(13~17微米)和长度(最长可达48毫米)都是世界最高水准。中国羊绒的主产地主要在内蒙古自治区、西藏自治区、西北自治区,其中又以内蒙古为主,且所产白色绒纤维占到85%以上。而在内蒙古产区,又以阿拉善绒山羊和阿尔巴斯绒山羊所产的羊绒为最优。这两种山羊都是古老的品种,阿尔巴斯的绒山羊是古老的亚洲山羊的一支,阿拉善的绒山羊也是古老的原始品种。 除了和羊种有关,根据研究,羊绒的品质也和产地的生态环境有关,内陆腹地荒漠草原的生态条件下饲养的山羊所产的绒更细。而阿拉善绒山羊和阿尔巴斯绒山羊主要生活的区域——阿拉善盟、伊克昭盟等地,正处于亚洲大陆腹地中的荒漠草原地带。这里也正是Sand River合作的牧区所在。冬季,西伯利亚寒流从遥远的更北方袭来,这里最低温度可以降至零下四十度,正是在这样严酷的环境下,山羊贴近皮层地方生产处一层薄薄的细绒,以抵御严寒,开春转暖的时候,又自然脱落。羊绒脱落的时候,也是牧民收获羊绒的季节。 这是一个自然的过程。牧民们只是怀着感恩的心,享受和接受自然的赐予,正如一个孩子接受母亲给予自己的生命。不埋怨,接受如其所是,是一个孩子能够给予母亲最基本的感恩。 “大自然给我们什么,我们就接受什么。”正是这样的思考,促使郭秀玲和她的团队开始在这两年开始着手一件事情——开发鄂尔多斯黑山羊黑绒的纺织品。 根据山羊绒的颜色,可以为白绒、青绒、紫绒。一直以来,市场都追捧白绒,以白绒为最珍贵。而鄂尔多斯黑山羊所产的黑绒,因为灰度更深,比之青绒、紫绒更加难以染色,在市场一直卖不出好价格,一直以来被视为不好的羊绒,甚至不被列在羊绒的分类中。因此,鄂尔多斯的黑山羊数量近年来在不断下降。但近年来,随着国际服装潮流开始回归自然,顶奢羊绒品牌的设计师们发现,像黑绒这样的天然灰度,染料根本染不出来。 “我们希望通过开发黑山羊绒的本色纺织品,让人们认识到黑山羊绒的价值。”郭秀玲表示,这和Sand River一直以来的品牌使命是一致的,通过打造一个独立的高端羊绒中国品牌,让世界认识到全球最优质的羊绒来自中国,来自内蒙古,让艰辛的牧民们不仅可以通过羊绒获得更好的经济收入,还能够以此为豪。“黑山羊绒和其他珍贵的羊绒一样,是自然赐予牧民们的天然财富,值得人们珍惜。我们希望通过Sand River的参与,可以帮助到鄂尔多斯黑山羊羊种的保育工作。”
    刚出生两天的羊羔吮吸着羊妈妈的乳汁;羊妈妈一遍遍地亲吻着自己的孩子,脉脉的温馨情意,流出画面。 这是Sand River 创始人郭秀玲在内蒙古自己的牧区随手拍下的一张照片,无意间记录了一个非常温情的画面,也见证了一场“舐犊情深”。 在牧区,这样的画面其实很常见,正如这世间的母爱,常常为我们所忽略。羊宝宝出生后,羊妈妈总是不舍得离开小羊羔,跟随羊群出门找草吃。即使最后终于忍受不了饥饿和失群的不安,跟随羊群出门,仍放心不下,一日几次不时离群回去喂奶,和自己的宝宝温存腻歪一番。 出生不久,小羊羔学得最快的一件事情就是辨别自己母亲的声音并呼唤她。而羊妈妈总是能够从无数的咩咩叫中,准确地辨认出自己孩子的声音。多么自然,又多么神奇。而这一切始于:一个母亲对于新生的爱。 除了羊妈妈无私的爱,羊羔新鲜、蓬勃的生命还可以轻易地虏获牧民们心底的一片柔软。山羊羔通常在寒冷的冬季诞生,那时候,内蒙古的阿拉善、阿尔巴斯,最低温度可能达到零下四十度,呵气成冰。如果放任母羊在冰天雪地中分娩,羊羔根本活不下来。因此,每一个牧民都练就了一项本事,时刻关心怀孕山羊的情况,一旦确认分娩在即,就会早早将羊妈妈迎到家中,一起迎接小生命的降临。 “小时候,晚上睡觉的时候,旁边经常有羊妈妈带着小羊羔睡在地上,跟我们度过这个晚上。”作为内蒙古人,郭秀玲对这些印刻在生命最初的画面记忆犹新,“有时候,十来天,前前后后会有一二十只的羊羔出生。对大人来说,就像多了一群孩子,对我们来说,就是多了一溜儿的玩伴。” 冬天的时候,羊群还是需要放牧,但是新生的小羊羔不可能跟着羊群,这时候,所有的小羊羔就会聚集到牧民的家里。“这时候,家里就像一个幼儿园一样。所以,那时候我们放学的时候,整天都是跟羊羔们一起玩。”郭秀玲笑着回忆,语气中是慢慢的怀念。“小羊羔其实特别调皮的。人来的时候,它就爬到你的身上去。跳来跳去。现在,我回牧区的时候,一进到‘幼儿园’,小山羊马上全爬上来了,背上、腿上、脖子上,各种方式来亲近你。这是非常自然的一种牧区景象。” 很明显的是,牧民和山羊之间就是家人关系,非常自然,非常淳朴。视频中,牧民们正在梳羊绒,小羊羔在她们身上跳来跳去,这里看看,那里瞧瞧。旁边的大哥用蒙语在讲,“哎哟,小家伙跳得”,就像逗自家孩子一样。如果你能够感受,在广袤无人的大陆深处,在寒冷笼罩的季节深处,在艰辛沉重的生活深处,一个纯洁新生可能带来的那份喜悦,你大约能够理解牧民和羊之间的关系——家人。在游牧的传统里,几个人(通常是一个家庭),一群羊,组成一家牧户。牧民们一次次带着羊群,逐水草而走,“羊走过的路,也是人走过的路”,仿佛享有共同的命运。在茅盾文学奖得主李娟的非虚构作品《羊道》中,有一段关于牧民和羊之间关系的动人描写。她这样写道:“我们伴随了羊的成长,羊也伴随了我们的生活。想想看,牧人们一次又一次带领羊群远远绕开危险的路面,躲避寒流;和它们一同跋涉,寻找生长着最丰盛、最柔软多汁的青草的山谷;为它们洗浴药水,清除寄生虫,检查蹄部的创伤……同时,通过它们得到皮毛御寒,取食它们的骨肉果腹,依靠它们积累财富,延续渐渐老去的生命——牧人和羊之间,难道只有生存的互利关系吗?不是的,他们还是互为见证者。从最寒冷的冬天,到最温暖喜悦的春日,最艰辛的一些跋涉和最愉快的一次驻停,他们都共同紧密地经历。谈起故乡、童年与爱情的时候,似乎只有一只羊才能与那人共享这个话题。只有羊才能得知他的一切,只有羊才能真正地理解他。”虽然近几十年来,牧民们已经从游牧方式开始向定居定牧转变,但是牧民和羊群的关系依然沿袭世代流传下来的家人般、伙伴般相处模式——牧民像对待家人一样爱护他们的羊群,而山羊也以他们的毛,绒等回馈牧民。 被誉为“纤维宝石”、“纤维皇后”的山羊绒,无疑是山羊能够给予牧民的最珍贵的回馈。 山羊绒(Cashmere)是现代工业纺织纤维中最珍贵的天然纤维,具有其他纤维所无法比拟的纤细、轻盈、滑糯、保暖、光泽柔和、富有弹性等特点。以羊绒为原材料制成的时装始终占据着国际时尚的金字塔顶端。世界顶奢的羊绒品牌的原材料几乎都来自中国。中国的山羊绒产量占到全球总量的75%,而且羊绒品质最优,无论是细度(13~17微米)和长度(最长可达48毫米)都是世界最高水准。中国羊绒的主产地主要在内蒙古自治区、西藏自治区、西北自治区,其中又以内蒙古为主,且所产白色绒纤维占到85%以上。而在内蒙古产区,又以阿拉善绒山羊和阿尔巴斯绒山羊所产的羊绒为最优。这两种山羊都是古老的品种,阿尔巴斯的绒山羊是古老的亚洲山羊的一支,阿拉善的绒山羊也是古老的原始品种。 除了和羊种有关,根据研究,羊绒的品质也和产地的生态环境有关,内陆腹地荒漠草原的生态条件下饲养的山羊所产的绒更细。而阿拉善绒山羊和阿尔巴斯绒山羊主要生活的区域——阿拉善盟、伊克昭盟等地,正处于亚洲大陆腹地中的荒漠草原地带。这里也正是Sand River合作的牧区所在。冬季,西伯利亚寒流从遥远的更北方袭来,这里最低温度可以降至零下四十度,正是在这样严酷的环境下,山羊贴近皮层地方生产处一层薄薄的细绒,以抵御严寒,开春转暖的时候,又自然脱落。羊绒脱落的时候,也是牧民收获羊绒的季节。 这是一个自然的过程。牧民们只是怀着感恩的心,享受和接受自然的赐予,正如一个孩子接受母亲给予自己的生命。不埋怨,接受如其所是,是一个孩子能够给予母亲最基本的感恩。 “大自然给我们什么,我们就接受什么。”正是这样的思考,促使郭秀玲和她的团队开始在这两年开始着手一件事情——开发鄂尔多斯黑山羊黑绒的纺织品。 根据山羊绒的颜色,可以为白绒、青绒、紫绒。一直以来,市场都追捧白绒,以白绒为最珍贵。而鄂尔多斯黑山羊所产的黑绒,因为灰度更深,比之青绒、紫绒更加难以染色,在市场一直卖不出好价格,一直以来被视为不好的羊绒,甚至不被列在羊绒的分类中。因此,鄂尔多斯的黑山羊数量近年来在不断下降。但近年来,随着国际服装潮流开始回归自然,顶奢羊绒品牌的设计师们发现,像黑绒这样的天然灰度,染料根本染不出来。 “我们希望通过开发黑山羊绒的本色纺织品,让人们认识到黑山羊绒的价值。”郭秀玲表示,这和Sand River一直以来的品牌使命是一致的,通过打造一个独立的高端羊绒中国品牌,让世界认识到全球最优质的羊绒来自中国,来自内蒙古,让艰辛的牧民们不仅可以通过羊绒获得更好的经济收入,还能够以此为豪。“黑山羊绒和其他珍贵的羊绒一样,是自然赐予牧民们的天然财富,值得人们珍惜。我们希望通过Sand River的参与,可以帮助到鄂尔多斯黑山羊羊种的保育工作。”

    更多

  • 玩偶的事 工厂羊绒余料的72变,化身爱心玩偶

    玩偶的事 | 工厂羊绒余料的72变,化身爱心玩偶

    为她,织一朵康乃馨 2018年的母亲节,5月13日下午两点,在上海宝龙美术馆,一场别开生面的母亲节活动开始了。在Sand River的手艺师傅们的指导下,参与者们一边学习传统的手工钩织手艺,一边为自己的妈妈亲手制作一份母亲节礼物。一些伙伴还是初学者,提前来到现场向师傅们请教,原计划一个半小时的活动,因为参与者们的热情,持续到了五点。活动结束后,离开的每个人手中,都带着自己要献给母亲的手作。每个动手编织的参与者,都专注地沉浸在安谧的时光里,看着手中的羊绒线一点点“生长”成一支美丽的康乃馨。这样的羊绒织物DIY体验活动,在SandRiver已经有四年历史了。最开始是妈妈们在儿童节前的一个周末,聚到Sand River的社区店中,一边喝下午茶,一边为孩子亲手做一份节日礼物。没想到这样的活动很受欢迎,马上就有参与的妈妈们问下一次活动的安排,甚至第二年的儿童节前一个月,就有人到店里询问。于是,这个儿童节前的羊绒织物DIY活动就成Sand River的一个传统。 今年,Sand River和宝龙艺术馆共同发起这次母亲节活动。羊绒织物DIY活动也第一次走进了艺术空间,同时,承载起更多的价值和情感传承。织物DIY体验活动中的所有羊绒纱线都是工厂仔细回收的余料。珍贵的天然羊绒,值得我们每个人去珍惜。 每一个作品都独一无二 羊绒织物DIY体验活动是SandRiver羊绒玩偶项目的一部分。在Sand River的上海金山工厂里,有一个很特别的角落,那里住着一个小小的动物家族,小兔、小熊、小猪、小猪……每次看到这些可爱的羊绒玩偶,Sand River的创始人郭秀玲总是忍不住笑起来,和身旁的同事打招呼,“最近,我们的‘动物园’又来了哪些新伙伴啊?”她把这些用工厂里羊绒纱线余料编织起来的玩偶家族称作为“动物园”。羊绒纱线零废弃是Sand River工厂一直遵循的原则,流水线上的余料、不再流行的库存衣物等一一被回收起来,即使是被剪下来的一米线头,也不能丢弃。一米长的羊绒纱线,就是一头小羊羔一年产出原绒的1/20。生产线上每个工序的工人对这个原则了然于心,每个人都默默地将这些原本可能会被丢弃的余料收集起来。如何利用这些回收下来的余料呢?除了修补同色的羊绒织物,钩成手套、帽子,还能做些什么呢?让从可爱的小羊身上梳理出来的羊绒再次化身为动物玩偶,当想象力和创造力被加入进来的时候,令人惊喜的事情发生了。这些原本散落在工厂各段生产工序里的余料,在心灵手巧的手艺师傅们的手下,发生了神奇的变化——七十二变,变成了一个个羊绒动物玩偶。郭秀玲看到工厂里的手艺师傅们自发创作出来的一个又一个作品,连连赞赏,鼓励这些同事继续创作。于是,手艺师傅们按照自己的节奏慢悠悠地来雕琢自己的作品,形式、颜色、大小……都随心赋形,除了动物,还可以是植物。 渐渐的,这些羊绒动物玩偶越来越多了,等动物家族足够庞大,它们会成为Sand River的公益大使,前往不同地方进行展出,向人们述说羊绒的故事。 不只是羊绒玩偶 今年是Sand River的可持续发展年,品牌将从一个更高的战略层面重新思考整个价值链的可持续发展。将SandRiver过去已经在做的事情——对牧区的持续关注、对工厂的精益管理、对员工的关怀和培养、对产品质量的坚持、对消费者的承诺……更加系统地统筹到一个战略目标之下,同时,在可持续发展这个战略目标的引领下,开展更加全面的行动。 而在这些可持续行动中,原材料的回收利用是非常重要的一环。羊绒虽然稀缺,但也拥有着其他纤维所无法比拟的品质优势,羊绒的柔软性、韧性、色泽,不会随着时光褪色。因此,只要用心,它几乎可以达到100%的回收,即使一些羊绒因为磨损,无法回收,掉落到环境中的它们也会自然分解,不会对环境造成任何伤害。 但是,很多消费者常常认识不到这点,经常发生的情况反而是,高贵的羊绒织物因为不小心脱线或者豁口,而被主人压箱底或者丢弃。为了减少这样的浪费,Sand River 会为客人提供羊绒衣物修补服务,让一件珍贵的羊绒衣物得到更好的看护,也让它的生命更久远。 与此同时,Sand River也会更多地开展消费者教育活动,通过类似手工织物DIY的体验活动,让人们理解可持续发展、绿色消费等理念,鼓励更多的羊绒消费者参与到羊绒回收再利用的行动中。羊绒玩偶也是Sand River有关原材料回收利用的主推项目。未来,这些羊绒玩偶作品除了进行公益展出,也会进行有一部分进入到销售渠道,不过,销售所得会进入到Sand River基金会,成为支持牧区发展,尤其是支持牧区儿童教育的公益基金。
    为她,织一朵康乃馨 2018年的母亲节,5月13日下午两点,在上海宝龙美术馆,一场别开生面的母亲节活动开始了。在Sand River的手艺师傅们的指导下,参与者们一边学习传统的手工钩织手艺,一边为自己的妈妈亲手制作一份母亲节礼物。一些伙伴还是初学者,提前来到现场向师傅们请教,原计划一个半小时的活动,因为参与者们的热情,持续到了五点。活动结束后,离开的每个人手中,都带着自己要献给母亲的手作。每个动手编织的参与者,都专注地沉浸在安谧的时光里,看着手中的羊绒线一点点“生长”成一支美丽的康乃馨。这样的羊绒织物DIY体验活动,在SandRiver已经有四年历史了。最开始是妈妈们在儿童节前的一个周末,聚到Sand River的社区店中,一边喝下午茶,一边为孩子亲手做一份节日礼物。没想到这样的活动很受欢迎,马上就有参与的妈妈们问下一次活动的安排,甚至第二年的儿童节前一个月,就有人到店里询问。于是,这个儿童节前的羊绒织物DIY活动就成Sand River的一个传统。 今年,Sand River和宝龙艺术馆共同发起这次母亲节活动。羊绒织物DIY活动也第一次走进了艺术空间,同时,承载起更多的价值和情感传承。织物DIY体验活动中的所有羊绒纱线都是工厂仔细回收的余料。珍贵的天然羊绒,值得我们每个人去珍惜。 每一个作品都独一无二 羊绒织物DIY体验活动是SandRiver羊绒玩偶项目的一部分。在Sand River的上海金山工厂里,有一个很特别的角落,那里住着一个小小的动物家族,小兔、小熊、小猪、小猪……每次看到这些可爱的羊绒玩偶,Sand River的创始人郭秀玲总是忍不住笑起来,和身旁的同事打招呼,“最近,我们的‘动物园’又来了哪些新伙伴啊?”她把这些用工厂里羊绒纱线余料编织起来的玩偶家族称作为“动物园”。羊绒纱线零废弃是Sand River工厂一直遵循的原则,流水线上的余料、不再流行的库存衣物等一一被回收起来,即使是被剪下来的一米线头,也不能丢弃。一米长的羊绒纱线,就是一头小羊羔一年产出原绒的1/20。生产线上每个工序的工人对这个原则了然于心,每个人都默默地将这些原本可能会被丢弃的余料收集起来。如何利用这些回收下来的余料呢?除了修补同色的羊绒织物,钩成手套、帽子,还能做些什么呢?让从可爱的小羊身上梳理出来的羊绒再次化身为动物玩偶,当想象力和创造力被加入进来的时候,令人惊喜的事情发生了。这些原本散落在工厂各段生产工序里的余料,在心灵手巧的手艺师傅们的手下,发生了神奇的变化——七十二变,变成了一个个羊绒动物玩偶。郭秀玲看到工厂里的手艺师傅们自发创作出来的一个又一个作品,连连赞赏,鼓励这些同事继续创作。于是,手艺师傅们按照自己的节奏慢悠悠地来雕琢自己的作品,形式、颜色、大小……都随心赋形,除了动物,还可以是植物。 渐渐的,这些羊绒动物玩偶越来越多了,等动物家族足够庞大,它们会成为Sand River的公益大使,前往不同地方进行展出,向人们述说羊绒的故事。 不只是羊绒玩偶 今年是Sand River的可持续发展年,品牌将从一个更高的战略层面重新思考整个价值链的可持续发展。将SandRiver过去已经在做的事情——对牧区的持续关注、对工厂的精益管理、对员工的关怀和培养、对产品质量的坚持、对消费者的承诺……更加系统地统筹到一个战略目标之下,同时,在可持续发展这个战略目标的引领下,开展更加全面的行动。 而在这些可持续行动中,原材料的回收利用是非常重要的一环。羊绒虽然稀缺,但也拥有着其他纤维所无法比拟的品质优势,羊绒的柔软性、韧性、色泽,不会随着时光褪色。因此,只要用心,它几乎可以达到100%的回收,即使一些羊绒因为磨损,无法回收,掉落到环境中的它们也会自然分解,不会对环境造成任何伤害。 但是,很多消费者常常认识不到这点,经常发生的情况反而是,高贵的羊绒织物因为不小心脱线或者豁口,而被主人压箱底或者丢弃。为了减少这样的浪费,Sand River 会为客人提供羊绒衣物修补服务,让一件珍贵的羊绒衣物得到更好的看护,也让它的生命更久远。 与此同时,Sand River也会更多地开展消费者教育活动,通过类似手工织物DIY的体验活动,让人们理解可持续发展、绿色消费等理念,鼓励更多的羊绒消费者参与到羊绒回收再利用的行动中。羊绒玩偶也是Sand River有关原材料回收利用的主推项目。未来,这些羊绒玩偶作品除了进行公益展出,也会进行有一部分进入到销售渠道,不过,销售所得会进入到Sand River基金会,成为支持牧区发展,尤其是支持牧区儿童教育的公益基金。

    更多

  • 国际身影 当Sand River的海外包裹被拒收……

    国际身影|当Sand River的海外包裹被拒收……

    这是发生在2016年圣诞节之前的故事,也是一个让Sand River创始人郭秀玲一夜未眠的故事。 当时,Sand River刚刚开始走出海外,而且,极其大胆地将品牌登上国际舞台的第一站放在了德国这个对品质要求臻于极致的国家。 这就好像将一个初出茅庐的国内新人扔到法国戛纳电影节或者德国柏林电影节上,和国际级别的影帝影后们同台竞技,需要这张国际新面孔有足够的底气和勇气。 底气是对自己产品和服务品质的有绝对的信心;勇气是敢于面对全球最顶尖的同行,不惧最挑剔的消费者的审视眼光。 “先把自己扔到国际的水准上,哪怕低很多,你也知道自己比别人低多少。”郭秀玲的想法很简单——她想要让世界知道中国不仅出产最好的羊绒,也可以制造最优质的羊绒产品,还希望更多人知道中国的牧民有多辛苦。而且,她希望采取的方式不是光靠嘴巴说,而是将产品拿出来,摆在所有对标者面前,让产品本身来说话。 携着这份勇气,Sand River 开始了自己的海外之路。尽管对自己的羊绒产品很有信心,Sand River 还是谨慎地启动了计划为期一年的德国市场调查。 每个周末,德国市场的调研负责人就会带上 Sand River 的产品出入当地的城堡,针对德国的高端客户进行体验和销售推广,同时搜集顾客的反馈。半年之后,这位负责人兴奋地向郭秀玲汇报这批高端客户的体验反馈——“你们的羊绒品质早就超越了一些国际知名的高端羊绒品牌!” 市场调查得到的积极反馈,增强了郭秀玲和 Sand River 进入德国的信心。花了半年的时间,Sand River 完成进入德国的相关产品测试、独立的德语销售网页建设,Sand River 开始在德国正式亮相。 Sand River 在国际市场采取了互联网销售的模式。在德语销售网页上,Sand River 打出了“14天无理由退换货”、“包国际快递费和进口清关费”等免去消费者后顾之忧的种种有利条件。这意味着,一旦客户对产品或服务有一丝一毫不满意,甚至只是单纯的突然不喜欢了,Sand River 都有承担来回国际快递费用及清关费的风险。而相关的市场数据显示,挑剔的德国消费者最喜欢做的一件事情就是退货——在德国,一般电商的退货率达到75%。   “如果一个品牌不是做到了120分,绝对不敢这么做的,这会赔死了。” 郭秀玲笑道,笑容背后是对自己品牌的信心。“我们就是这样开始。”凭借绝对的品质和超五星的服务,Sand River 慢慢打开了德国这个市场,至今仍保持着零退货率。 但是意外总是存在,Sand River进入德国市场的第一个圣诞节前,一件包裹在DHL订单信息中突然显示“客户拒收”,这牵动了所有人的神经。 德国当地客服马上致电这位德国女士了解前因后果。原来,一位不明状况的DHL派送员要求她支付清关等税费(在德国,清关等税费一般都是消费者自己承担的),这和她在网站上看到的服务条款不吻合。80%的德国人在电子平台购买前都会详细阅读销售及售后服务条款。 虽然是个乌龙事件,但这位德国女士还是决定退货。事已至此,Sand River 只好接受事实,一边质问DHL不按合约操作的同时,也授意对方安排包裹退回的事宜。但是过了两天,Sand River发现,这个包裹的动态突然显示“被签收”了。 “诶?!这是被谁签收了?!”Sand River 负责跟踪包裹状态的同事犯嘀咕了,马上联系了德国DHL。原来,德国DHL发现是自己行为过失,选择再次派送,巧就巧在,派送时,这位德国女士并不在家,她的男朋友签收了包裹。 当地客服不得不再次致电这位德国女士解释和道歉,并表示如果她仍想退货,需要请她在网页上操作一下退货手续,并叫DHL将包裹再拿回去,不需要她承担任何费用。这位德国女士答应了。 然而,一个周末过去,Sand River的工作人员发现货物状态并没有改变,当地客服只好又一次致电这位德国女士,然后,这位德国女士告诉她一个“意外的惊喜”。 周末的时候,她在家里,她忍不住打开了那个包裹。打开之后,她惊呆了。无论是产品本身的质量,还是包装的每一个细节、随附的手写体德语祝福卡片,都让她无比满意,她不仅不要退货,还要分享给她所有的朋友。 “这个故事让我一个晚上都没有睡着。”至今郭秀玲说起这个故事,每一个时间点和细节仍记得一清二楚。她感慨万千,特意跑去和负责产品包装的同事周周说:“小周,你看,爱是会传承的,跟着所有的产品,我们所看不到的一个磁场,传递到别人那里去。我们每个人真诚以待,结果就是这个样子的。”...
    这是发生在2016年圣诞节之前的故事,也是一个让Sand River创始人郭秀玲一夜未眠的故事。 当时,Sand River刚刚开始走出海外,而且,极其大胆地将品牌登上国际舞台的第一站放在了德国这个对品质要求臻于极致的国家。 这就好像将一个初出茅庐的国内新人扔到法国戛纳电影节或者德国柏林电影节上,和国际级别的影帝影后们同台竞技,需要这张国际新面孔有足够的底气和勇气。 底气是对自己产品和服务品质的有绝对的信心;勇气是敢于面对全球最顶尖的同行,不惧最挑剔的消费者的审视眼光。 “先把自己扔到国际的水准上,哪怕低很多,你也知道自己比别人低多少。”郭秀玲的想法很简单——她想要让世界知道中国不仅出产最好的羊绒,也可以制造最优质的羊绒产品,还希望更多人知道中国的牧民有多辛苦。而且,她希望采取的方式不是光靠嘴巴说,而是将产品拿出来,摆在所有对标者面前,让产品本身来说话。 携着这份勇气,Sand River 开始了自己的海外之路。尽管对自己的羊绒产品很有信心,Sand River 还是谨慎地启动了计划为期一年的德国市场调查。 每个周末,德国市场的调研负责人就会带上 Sand River 的产品出入当地的城堡,针对德国的高端客户进行体验和销售推广,同时搜集顾客的反馈。半年之后,这位负责人兴奋地向郭秀玲汇报这批高端客户的体验反馈——“你们的羊绒品质早就超越了一些国际知名的高端羊绒品牌!” 市场调查得到的积极反馈,增强了郭秀玲和 Sand River 进入德国的信心。花了半年的时间,Sand River 完成进入德国的相关产品测试、独立的德语销售网页建设,Sand River 开始在德国正式亮相。 Sand River 在国际市场采取了互联网销售的模式。在德语销售网页上,Sand River 打出了“14天无理由退换货”、“包国际快递费和进口清关费”等免去消费者后顾之忧的种种有利条件。这意味着,一旦客户对产品或服务有一丝一毫不满意,甚至只是单纯的突然不喜欢了,Sand River 都有承担来回国际快递费用及清关费的风险。而相关的市场数据显示,挑剔的德国消费者最喜欢做的一件事情就是退货——在德国,一般电商的退货率达到75%。   “如果一个品牌不是做到了120分,绝对不敢这么做的,这会赔死了。” 郭秀玲笑道,笑容背后是对自己品牌的信心。“我们就是这样开始。”凭借绝对的品质和超五星的服务,Sand River 慢慢打开了德国这个市场,至今仍保持着零退货率。 但是意外总是存在,Sand River进入德国市场的第一个圣诞节前,一件包裹在DHL订单信息中突然显示“客户拒收”,这牵动了所有人的神经。 德国当地客服马上致电这位德国女士了解前因后果。原来,一位不明状况的DHL派送员要求她支付清关等税费(在德国,清关等税费一般都是消费者自己承担的),这和她在网站上看到的服务条款不吻合。80%的德国人在电子平台购买前都会详细阅读销售及售后服务条款。 虽然是个乌龙事件,但这位德国女士还是决定退货。事已至此,Sand River 只好接受事实,一边质问DHL不按合约操作的同时,也授意对方安排包裹退回的事宜。但是过了两天,Sand River发现,这个包裹的动态突然显示“被签收”了。 “诶?!这是被谁签收了?!”Sand River 负责跟踪包裹状态的同事犯嘀咕了,马上联系了德国DHL。原来,德国DHL发现是自己行为过失,选择再次派送,巧就巧在,派送时,这位德国女士并不在家,她的男朋友签收了包裹。 当地客服不得不再次致电这位德国女士解释和道歉,并表示如果她仍想退货,需要请她在网页上操作一下退货手续,并叫DHL将包裹再拿回去,不需要她承担任何费用。这位德国女士答应了。 然而,一个周末过去,Sand River的工作人员发现货物状态并没有改变,当地客服只好又一次致电这位德国女士,然后,这位德国女士告诉她一个“意外的惊喜”。 周末的时候,她在家里,她忍不住打开了那个包裹。打开之后,她惊呆了。无论是产品本身的质量,还是包装的每一个细节、随附的手写体德语祝福卡片,都让她无比满意,她不仅不要退货,还要分享给她所有的朋友。 “这个故事让我一个晚上都没有睡着。”至今郭秀玲说起这个故事,每一个时间点和细节仍记得一清二楚。她感慨万千,特意跑去和负责产品包装的同事周周说:“小周,你看,爱是会传承的,跟着所有的产品,我们所看不到的一个磁场,传递到别人那里去。我们每个人真诚以待,结果就是这个样子的。”...

    更多

  • R&D R&D

    R&D

    Sandriver技术研发及生产设计中心位于上海金山区。有从事30多年针织技术的老厂长,有一批热爱并执着于时尚梦想的年轻人,有一线精湛技艺的熟练技术工人。 品牌创始人郭秀玲拥有200项个人设计类专利,是国际极具权威的现代纺织工业的技术领先者,在纺织自动化程序应用领域,一度排名世界第五。众多突破性的工业化设计与技术,在郭秀玲为首的团队手上转化成为今天sandriver品牌的灵魂。 研发工厂全线一流的德国Stoll高精纺织设备,意大利设计中心的全套样板。对技术的持续创新,对质量的苛刻把控,永远是sandriver遵循的最高原则。 拥有13年国际奢侈品牌的供应商背景,研发工厂在制造及纺织新技术、新材料、新花型方面具有独特的优势。多年的沉淀,造就了一批拥功底雄厚的研发人员和精湛的产业技工,掌握着KNOW-HOW核心技术。 每一件sandriver精工制作的物件,每一道工序背后,所隐含的是专注、技艺、对完美的追求。如一件羊绒大衣,纯手工缝制,需要好几个师傅耗时5天才能完成,使出厂的每一件作品,都臻于完美。 这是sandriver一如既往的质量追求:经得起时间考验,在创新中维系内涵,对工艺和品质一丝不苟,对美的追求永无止境。
    Sandriver技术研发及生产设计中心位于上海金山区。有从事30多年针织技术的老厂长,有一批热爱并执着于时尚梦想的年轻人,有一线精湛技艺的熟练技术工人。 品牌创始人郭秀玲拥有200项个人设计类专利,是国际极具权威的现代纺织工业的技术领先者,在纺织自动化程序应用领域,一度排名世界第五。众多突破性的工业化设计与技术,在郭秀玲为首的团队手上转化成为今天sandriver品牌的灵魂。 研发工厂全线一流的德国Stoll高精纺织设备,意大利设计中心的全套样板。对技术的持续创新,对质量的苛刻把控,永远是sandriver遵循的最高原则。 拥有13年国际奢侈品牌的供应商背景,研发工厂在制造及纺织新技术、新材料、新花型方面具有独特的优势。多年的沉淀,造就了一批拥功底雄厚的研发人员和精湛的产业技工,掌握着KNOW-HOW核心技术。 每一件sandriver精工制作的物件,每一道工序背后,所隐含的是专注、技艺、对完美的追求。如一件羊绒大衣,纯手工缝制,需要好几个师傅耗时5天才能完成,使出厂的每一件作品,都臻于完美。 这是sandriver一如既往的质量追求:经得起时间考验,在创新中维系内涵,对工艺和品质一丝不苟,对美的追求永无止境。

    更多

  • Sandriver创始人郭秀玲的上海情缘 Sandriver创始人郭秀玲的上海情缘

    Sandriver创始人郭秀玲的上海情缘

    郭秀玲常说,除了内蒙,上海是她的另一个家,如果说内蒙是她梦开始的地方,上海,就是她圆梦的舞台...... 契机 我的上海,是内蒙古思乡的梦,洒下的倒影。 2002年初夏,在德工作2年后回国,面临无数城市的选择时,我说,上海! 不是因为这个名字如何的响亮,而是之前少数几次上海之行,是那么的动感与磁石般的吸力,好像一种声音告诉我:来吧,这是一个让你梦想实现的地方! 总清晰地记得,1997年的时候,我站在浦东滨江,微风吹佛,那种潮乎乎的感觉是我喜欢的:有种甩不走的忧愁,亦或内心巨大的冲击。不知道是从那里来的,巨大地撞击着我的内心。似乎中国没有任何一个城市于我如此的感觉:是一种家的感觉。之前出差在每一个城市都会说过几天就回到内蒙古的家了。 而上海,唯独没有。而是在江边的海风中,由衷地发出感慨:如果我可以生活在这里,多好! 缘 我常说,那是我随口而说的梦,但,今天实现了。 便是因缘,便是命中注定的缘分,与这座城市。当我从德国回来可以选择时,我没有任何的犹豫,上海! 上海是那种可以托付梦想的地方。不管这个梦想渺小或者宏伟。 就这样在2002年的初夏,我来到了没有任何熟人朋友的上海---带着融合了内蒙古和德国工业思维的头脑。那是一种很特别的感觉。似乎是一种撕裂或者带着各种的复杂情怀,似乎也没有战战兢兢,而是更多的如同打了鸡血一般的兴奋。也许是德国呆的太久的缘故,哪怕是任何一个东方的面孔都让我如此的亲切,亦或是这种折衷的选择可以更多地平衡家庭与事业。总之我觉得这是一个让我安放梦想的地方,亦或港湾,更是一个灵魂的归属。 第二故乡 上海,就这样成为了我的第二故乡。想想,也过去13年了。 也就在这13年,我成就了自己,也成就了梦想。是的,我度过了中国最辉煌的10年,经济高速发展,一切的技术与思想发挥得淋漓尽致,所有知识的积淀成为驱动力,最大程度地释放能量。在德期间的所有技术与KNOW HOW,在这期间充分发挥,那是一种异常大的快感,人生可以赶得上这样得时代,是何等之幸,也只有上海,才有这样的胸怀和土壤,让所有人的才华和能力转变为社会的驱动力。这,就是上海的魅力。 草原的女儿 也就在此期间,渐次地,我心底的那首草原悠扬的歌,渐次地想起:在那遥远的地方。 是的,我依然是那个草原的女儿。 在城市中的现代,忽然回归到内心深处很柔软的那个家园,那个随处歌声与笑语的内蒙古,喉咙痒痒时,还会哼唱,但低吟处再难寻找到草原广袤的感觉。在陆家嘴的高楼间,难寻那种意境。 是的,我在上海,依然是草原的那个女儿,容颜已旧,却渐次升起更多的情愫,那便是淡淡的,乡愁。 家的味道 我会翻出箱底10多年来一直陪伴我的羊绒毛衣,在冬天极度寒冷的晚上亲近我的肌肤。依然那种柔软的,那是触及心底的感知,从记忆中伴随而来的味道。是毛羽的味道,那种特殊的,只有羊绒才有的味道。忽然发现,经年来,我从来没有舍弃过羊绒产品,不管衣物已如何的陈旧,但羊绒依然如新,蓬松的温暖的感觉不会因年份的久远而淡化。这是何等的相似的感觉。也许就是我行走他乡多少年,依然也无法泯灭心底执着的内蒙古的情怀,如同伴随我10多年的家乡的味道。 那种感觉,真好! 在上海冬日的卧室里,轻拥来自家乡牧场的羊绒披毯,梦会回来,思想会归来,我便依然是那个,不经世事的小姑娘,无忧地奔跑在草原自由的牧场。 这是人生何等的惬意之事。 梦想的载体 是的,羊绒的品牌,就在这样的怀抱中诞生。 我懂羊绒,如同懂得牧场阿妈的情怀。 我融入上海,如同黄浦江的浪花,总能寻到入海的浪潮。 我在德国工作,STOLL先生温暖的笑容依然历历在目,那是让我智慧与严谨的人生。 所以,为什么,不可以把这些人生的阅历,糅合在SAND RIVER品牌的梦想中,让她腾飞呢? 我知道,我的BABY诞生了。 那是承载着我的梦想,带着草原的味道而来的精灵。上海会赋予她智慧与包容,还会给她跳舞的平台。 而我,就是那个永远奔跑的草原小姑娘,带着蒙古族的气息,不变的秉性,甚至有点木讷和不谙世事的执着,行走在上海与欧洲之间,实现我的梦想。 我知道,上海的冬日深夜中,我不再寒冷!
    郭秀玲常说,除了内蒙,上海是她的另一个家,如果说内蒙是她梦开始的地方,上海,就是她圆梦的舞台...... 契机 我的上海,是内蒙古思乡的梦,洒下的倒影。 2002年初夏,在德工作2年后回国,面临无数城市的选择时,我说,上海! 不是因为这个名字如何的响亮,而是之前少数几次上海之行,是那么的动感与磁石般的吸力,好像一种声音告诉我:来吧,这是一个让你梦想实现的地方! 总清晰地记得,1997年的时候,我站在浦东滨江,微风吹佛,那种潮乎乎的感觉是我喜欢的:有种甩不走的忧愁,亦或内心巨大的冲击。不知道是从那里来的,巨大地撞击着我的内心。似乎中国没有任何一个城市于我如此的感觉:是一种家的感觉。之前出差在每一个城市都会说过几天就回到内蒙古的家了。 而上海,唯独没有。而是在江边的海风中,由衷地发出感慨:如果我可以生活在这里,多好! 缘 我常说,那是我随口而说的梦,但,今天实现了。 便是因缘,便是命中注定的缘分,与这座城市。当我从德国回来可以选择时,我没有任何的犹豫,上海! 上海是那种可以托付梦想的地方。不管这个梦想渺小或者宏伟。 就这样在2002年的初夏,我来到了没有任何熟人朋友的上海---带着融合了内蒙古和德国工业思维的头脑。那是一种很特别的感觉。似乎是一种撕裂或者带着各种的复杂情怀,似乎也没有战战兢兢,而是更多的如同打了鸡血一般的兴奋。也许是德国呆的太久的缘故,哪怕是任何一个东方的面孔都让我如此的亲切,亦或是这种折衷的选择可以更多地平衡家庭与事业。总之我觉得这是一个让我安放梦想的地方,亦或港湾,更是一个灵魂的归属。 第二故乡 上海,就这样成为了我的第二故乡。想想,也过去13年了。 也就在这13年,我成就了自己,也成就了梦想。是的,我度过了中国最辉煌的10年,经济高速发展,一切的技术与思想发挥得淋漓尽致,所有知识的积淀成为驱动力,最大程度地释放能量。在德期间的所有技术与KNOW HOW,在这期间充分发挥,那是一种异常大的快感,人生可以赶得上这样得时代,是何等之幸,也只有上海,才有这样的胸怀和土壤,让所有人的才华和能力转变为社会的驱动力。这,就是上海的魅力。 草原的女儿 也就在此期间,渐次地,我心底的那首草原悠扬的歌,渐次地想起:在那遥远的地方。 是的,我依然是那个草原的女儿。 在城市中的现代,忽然回归到内心深处很柔软的那个家园,那个随处歌声与笑语的内蒙古,喉咙痒痒时,还会哼唱,但低吟处再难寻找到草原广袤的感觉。在陆家嘴的高楼间,难寻那种意境。 是的,我在上海,依然是草原的那个女儿,容颜已旧,却渐次升起更多的情愫,那便是淡淡的,乡愁。 家的味道 我会翻出箱底10多年来一直陪伴我的羊绒毛衣,在冬天极度寒冷的晚上亲近我的肌肤。依然那种柔软的,那是触及心底的感知,从记忆中伴随而来的味道。是毛羽的味道,那种特殊的,只有羊绒才有的味道。忽然发现,经年来,我从来没有舍弃过羊绒产品,不管衣物已如何的陈旧,但羊绒依然如新,蓬松的温暖的感觉不会因年份的久远而淡化。这是何等的相似的感觉。也许就是我行走他乡多少年,依然也无法泯灭心底执着的内蒙古的情怀,如同伴随我10多年的家乡的味道。 那种感觉,真好! 在上海冬日的卧室里,轻拥来自家乡牧场的羊绒披毯,梦会回来,思想会归来,我便依然是那个,不经世事的小姑娘,无忧地奔跑在草原自由的牧场。 这是人生何等的惬意之事。 梦想的载体 是的,羊绒的品牌,就在这样的怀抱中诞生。 我懂羊绒,如同懂得牧场阿妈的情怀。 我融入上海,如同黄浦江的浪花,总能寻到入海的浪潮。 我在德国工作,STOLL先生温暖的笑容依然历历在目,那是让我智慧与严谨的人生。 所以,为什么,不可以把这些人生的阅历,糅合在SAND RIVER品牌的梦想中,让她腾飞呢? 我知道,我的BABY诞生了。 那是承载着我的梦想,带着草原的味道而来的精灵。上海会赋予她智慧与包容,还会给她跳舞的平台。 而我,就是那个永远奔跑的草原小姑娘,带着蒙古族的气息,不变的秉性,甚至有点木讷和不谙世事的执着,行走在上海与欧洲之间,实现我的梦想。 我知道,上海的冬日深夜中,我不再寒冷!

    更多

继续购物
您的订单

您的购物车没有商品